您好,欢迎光临上海仟浦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新增融50%社来自地方政府,通缩无法去杠杆

新增融50%社来自地方政府,通缩无法去杠杆

2019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年会举行,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全球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张斌出席年会,并发表题为《财政“开前门”》的主题演讲。

张斌表示,债务率本身是需要关注的指标,但是除了这个指标,如果关心与金融风险或与金融危机之间的关系的话,还要考虑很多别的东西。

除了债务的结构问题、债务增长速度问题,还包括很重要的透明度的问题、开放度的问题等。

从经验来看,即便是有了债务增长,如果能够把通胀保持在稳定的水平,经济增长还保持原来的增长速度,这是降低金融危机*重要的保障。

反过来说,如果出于对债务率的担心,搞过度的收缩、严重的通缩,严重的通缩和信用的崩溃下一步自然而然就是一个金融危机。

2012年以后面临的都是通缩的问题、经济过暖的问题,正是在这样的宏观背景之下,实行财政刺激,但是我们不喜欢用“刺激”这个词。

而且中国的稳定政策在世界上很出名,一旦用刺激政策以后,资本市场马上有很强烈的反应。

发达国家用刺激政策未必有那么大的反应,但是中国反应非常强烈,*起码资本市场反应强烈。


为什么反应强烈?因为短期内见效非常快。

原因,第一,中国的财政刺激政策大概有三个支柱,通俗一点说,第一个需要中央一句话,现在经济困难了,需要采取一点稳定的措施,不能让经济下行。

第二句话,地方政府就等中央这句话,一直不来,但是光靠这个还不够,中央说了不给钱,只给你一点点配套的钱。

第三句话,金融机构要把钱拿出来才行,这三个有效配合信贷才能大量上去,之后就开始做结构的体检。

现在很多人对基建还有误解,基建还是“铁公基”这个误解早就应该消除掉,几十年前就不这样了,10%的基建是中央政府做的,90%的基建是地方政府做的。

*重要的是公共管理设施。公共管理设施里*重要的是市政管理、地下的网管,这都是基建的大头。

包括城市的绿化、城市的环境保护、城市的环卫,也包括修公园和旅游景区的钱。

去年修公园、旅游景区的支出是1.5万亿,铁路是8000亿,基建越来越多的不是“铁公基”,而是城市公共设施服务与城市扩张,服务于城市环境保护方面。

基建的大头越来越是这方面的支出。这是我们的财政支出,包括基建的基础设施。

基建一种是中央政府做,一种是地方政府做,比较而言,各有各的好处,因为很多基建更具有地域特征,每个地方需要的不一样,迫切需要的东西不一样。

如果你想比较好地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这个过程中其实放权很重要。

过去地方政府自下而上各种各样的,大家看起来好像很乱,干什么的都有,但是它有它的好处,地方政府做决策是有优势的。

2012年时,整个的社会信用增长有百分之六七十来自企业,百分之十几来自住房抵押贷款,还有百分之十几来自政府。

但是到了2018年,如果我们把地方融资平台从企业里剥离出来,放在政府融资里面。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新增部分有50%来自政府债券,地方债也好、专项债也好,或者是国债也好,再加上融资平台各种各样的贷款占比,新增社融50%是来自于这里。

如果没有政府的这笔支出的增长,光靠企业和居民的信贷增长大概是什么速度?

在这期间里因为它有一个经济结构转型的背景,有很大的信用收缩的背景,政府的这种支出活动对于保持整个社会信用的扩张或者防止信用的坍塌其实起到很大的支撑作用。

支撑信用的同时也就支撑了购买力,支撑了购买力就支撑了名义GDP。名义GDP是政府的税收、是居民的收入、是企业的利润。


这是说好的地方,再说不好的地方,确实有很多不好的地方。

比如有一些地方竞赛式的过度和盲目投资。

在讲盲目投资的时候,其实我们对盲目投资没有很好的定义,但是我们确实看到在很多人口已经流出。

城市比较凋敝的地区还有很多基建,这些基建做完以后根本没有人用,人都走了,这肯定就是浪费。

如果一个一个城市看地方政府的偿债能力,偿债能力*关键的不是说这个地方做了多少基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做了多少项目,而在于这个地方人口流入情况和这个地方的产业发展情况。

只有中国政府在做这些公益基建的时候才会用这么贵的钱、用这种融资方式去做基建。

金融风险积累,金融市场各种乱象。

首先要想搞清楚地方融资平台做的隐性的究竟是公益、准公益的还是商业性的?商业的应该归商业,如果是公益、准公益的政府要买单,新增的债务政府也要买单。

如果分不清楚对金融市场来说就没有办法很好的定价,也没有办法让金融市场能够靠市场的稳定健康地成长,因为政府在这里面的任务搞不清楚。

如果我们假定基建增长速度跟名义GDP增长速度保持一致,我们的赤字率未来很多年大概会保持在8%-9%。

好像比现在的情况恶化了,但是它其实是降低了债务风险,如果这样做的话企业债务的风险、企业杠杆率就没那么高。偿债的成本大幅度降下来。

其实债务率本身是需要关注的指标,但是除了这个指标,如果关心与金融风险或与金融危机之间的关系的话,还要考虑很多别的东西。

除了债务的结构问题、债务增长速度问题,还包括很重要的透明度的问题、开放度的问题等。

从我们看到的经验来看,即便是有了债务增长,如果能够把通胀保持在稳定的水平,经济增长还保持原来的增长速度,这是降低金融危机*重要的保障。

反过来说,如果出于对债务率的担心,搞过度的收缩、严重的通缩,严重的通缩和信用的崩溃下一步自然而然就是一个金融危机。




来源:综合自网络


您是第 112004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