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上海仟浦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城投债火爆:去年发债规模大增37%创历史新高

城投债火爆:去年发债规模大增37%创历史新高

城投债从去年火到了今年。

彭博数据显示,中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LGFV)2018年发债规模大增37%至2.4万亿元人民币,创下历史新高。

新年伊始,在央行降准等政策面刺激下,债券一级市场掀起了一波小高潮,其中又以城投债尤为火爆。

据21世纪经济报道,上周(1月7日-1月11日),城投债发行373.5亿,到期283.8亿,净融资89.7亿,净融资额环比上升160.97亿。

在政策面利好、流动性充裕叠加资产荒的背景下,不少分析师看好今年城投债行情。

彭博社*新调查显示,20名分析师和投资组合经理中,约有15人建议在2019年向他们的投资组合增加更多的地方政府融资工具债券。

政策面:宏观逆周期调节或逐渐强化

1月4日,中国央行决定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其中,2019年1月15日和1月25日分别下调0.5个百分点。

消息公布后,市场预期资金面宽松,债券一级市场情绪高涨,城投债投标热度上升,不少城投债发行利率打开投标下限。据上证报,一家券商的债券融资部负责人透露,“只要是发行规模不太大的城投债,全场认购倍数高一点的能到6、7倍”。

去年7月31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保持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坚持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提高政策的前瞻性、灵活性、有效性。财政政策要在扩大内需和结构调整上发挥更大作用。要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12月19-21日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宏观政策要强化逆周期调节”。

广发宏观郭磊认为,降准只是一个开始,2019年上半年将会是逆周期政策密集期。

第一财经称,2018年来利率债行情逐渐走强,各类债券基金纷纷发行,不少新成立产品便选择了优质中等久期城投债作为底仓产品。有分析人士表示,2019年是城投债的兑付高峰,并且2018年7月后,政策保证存量项目的合理融资和加大对基建的补短板力度,城投债的价值逐步体现。

此外,近期国务院批复同意山东撤销莱芜市,其所辖区域划归济南市管辖。华创证券李秀江、黄侃分析称,政策面上看,目前城市规划政策框架下中心城市的地位有所上升,未来撤市设区仍有机会,或将利好当地城投债。

流动性宽裕凸显资产荒

市场普遍认为,流动性充足是支撑债券发行火热行情的主要原因之一。此外,开年的资产配置需求则一定程度上凸显了资产荒的现象。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货币政策逐渐趋于宽松,但是违约事件仍然频繁发生,机构市场风险偏好处于低位。2018年年关一过,手持大把现金的机构本就开始四处寻求资产配置机会。机构人士分析,今年开年降准以来,城投债和房地产企业债反应*为明显,某种程度上也体现了市场这流动性去向的预期,非“普惠”性质的降准模式,也加剧了市场的分化。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经济学家管清友认为,2019年的资产配置将出现“资产荒和核心资产的泡沫化并存”的现象:

一边是资金端边际宽松,由于政策纠偏和监管放松,无论降准还是支持民营企业发展释放流动性,整个金融资金端是松动的。另一边是资产端,由于经济还处在下行周期,资产缩水仍在进行当中,即便是从股票市场上看,经济底没到,所以业绩底没到,估值底也没到,现在只有一个政策底,这会出现一个情况,再次出现资产荒和资产的泡沫化,2014-2015年的故事告诉我们,经济差,市场不一定差,因为资产可能比资金收缩的更快。

管清友认为,债券市场是2018是**的牛市,2019依然可期。因为经济下行周期,货币环境相对宽松,利率继续下行,利率债的整体表现值得期待,但信用债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债市梦回2016?

今年年初债券发行市场的热闹景象令不少人联想到2016年的债牛盛世。但国盛固收刘郁认为,本轮债券发行与2016年在主体资质、公司属性、行业分布等方面呈现差异化。究其根源,在于政策环境和投资者风险偏好存在差异:

一方面,资金面均偏宽松,但政策环境不同。2016年上半年银行委外规模仍较大,资金多层嵌套,“资产荒”使得优质主体收益率非常低,为了寻求高收益资产,大部分机构有所下沉资质。而2019年在资管新规的约束下,表外不增反减,“资产荒”程度不及16年,叠加经济下行压力较大,企业盈利和现金流恐难有改善,弱资质主体再融资受阻,违约风险加剧,机构不愿主动下沉资质。另一方面,现阶段投资者风险偏好低于2016年牛市水平。2018年,以民企为代表的违约事件激增,违约金额创历史新高,2018年一年的违约金额高于2014-2017年合计值。因此,投资者对民企、低资质主体的避险情绪较强。即使在降准后一级市场火爆情况下,部分民企、AA主体发行利率仍然偏高。展望未来,在资金面持续偏宽松的背景下,高等级优质主体继续受热捧,发行利率有望进一步走低。由于高等级债券发行利率已经处于较低水平,对收益率有较高要求的投资者可能会下沉等级,但大概率会集中在城投或者产业债国企,从中精挑细选性价比较高个券,不会轻易在民企下沉至低等级。

据穆迪,大多数分析师认为中国政府相对较低的债务是一项优势。截至2017年末,中国政府债务相当于GDP的16%左右。但加上官方地方政府债务和通过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发债,这一比例升至GDP的60%。



来源:中国国信财富云


您是第 112015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