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上海仟浦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地方债摸底工作结束,银保监会刘春航谈如何化解风险

地方债摸底工作结束,银保监会刘春航谈如何化解风险

目前,一些个别地区的地方债务风险已经开始暴露。比如江苏省镇江市的隐性负债已经包不住了,有息债务超过了当地公共财政预算的1300%,当地自称是化解隐性负债的试点城市,但此举未得到财政部的认可;再如由青海省国企青海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发行的一笔2000万的私募债,也延迟兑付。

  过去多年的地方政府隐性举债问题,在掐住了资金的水龙头后,逐渐开始暴露,如何化解相关风险?

  2月28日下午,在银保监会召开的通气会上,面对记者的这一提问,银保监会统计与风险监测部主任刘春航回应称,化解地方债务风险包括三个方面,开前门、堵偏门、严肃查处相关违规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在前述会上,据刘春航透露,银保监会正在和财政部一起建立、健全地方政府债务的统计体系,有利于对银行保险机构的相关债务情况进行监测。

  近一周来,来自银保监会监管人士数次回应地方债务问题。在2月25日的国新办发布会上,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也指出,对于地方债务,监管底线是不允许局部的风险引爆点产生系统性风险。“对违规和高负债的问题要控制住增量,再逐步消化存量。但不能停下车来熄火了修车,这样不行,中国经济还要稳步发展。”

  银保监会在官网表示:过去两年,配合地方政府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指导机构严控增量、妥处存量,严禁违法违规提供融资。下一步,将稳妥处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做到坚定、可控、有序、适度。

摸底地方债收尾

  近期,据记者**从接近监管人士处获悉,截至2018年12月,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底数基本摸清。

  此项摸底工作是从2018年初开始启动的。记者还进一步获悉,根据摸底工作的结果估算,大部分省份的隐性债务是显性债务的1.5到2倍左右。

  不过按此前的报道,截至2015年末,地方政府隐性债务余额接近35万亿元,而2015年经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的地方债务限额为16万亿元,超过2倍。再加之2016年以来的专项债、PPP、产业基金等,地方举债规模只有可能比这更多。(见《周刊》2017年第21期封面报道“再查地方隐性负债”)

  目前,一些个别地区的地方债务风险已经开始暴露。比如江苏省镇江市的隐性负债已经包不住了,有息债务超过了当地公共财政预算的1300%,当地自称是化解隐性负债的试点城市,但此举未得到财政部的认可;再如由青海省国企青海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发行的一笔2000万的私募债,也延迟兑付。(见“‘技术性违约’几小时后 青海省投PPN兑付本息”“王兆星回应镇江债务问题:一城一策化解风险”)

银保监会如何做

  稳字当头,银保监会如何平衡稳经济与防风险的关系?

  刘春航指出,对于地方政府债务的化解,在“开前门”方面,一是鼓励银行、保险机构积极参与地方政府债券,截至2018年末,银行、保险机构投资地方政府债券余额占全部地方政府债券余额的96%;二是取消商业银行在承销地方政府债券时对包销的自持比例限制;三是拓宽地方政府债券的发售渠道。不久前,央行、财政部、银保监会联合印发了《关于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开展地方政府债券柜台业务的通知》,明确了地方政府债券可以在银行的柜台交易。(见《周刊》2018年第47期《中国版市政债来了》)

  在“堵偏门”方面,按照刘春航的说法,银保监会仍将严格限制违规融资。具体而言,一是督促银行、保险机构依法合规开展融资业务,严禁违法违规向地方政府提供融资,不得要求地方政府违法违规提供担保,坚决禁止新增的债务。二是要求银保机构积极配合做好地方政府隐形债务存量化解工作,主动按照相关要求整改存量债务融资模式,妥善化解存量业务的风险。

  三是银保监会正在和财政部建立、健全地方政府债务的统计体系。据刘春航指出,这有利于银保监会对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有关债务情况进行监测。

  在“严查违规”方面,刘春航指出,银保监会对各类违规接受地方政府担保,或者通过PPP、政府购买服务、政府产业投资基金等方式,违规向地方政府提供融资的金融机构,会采取监管措施。财政部官网显示,2018年9月,银保监会对交通银行池州分行、国通信托、光大兴陇信托、国民信托、陆家嘴国际信托、万向信托、中江国际信托、中泰信托这8家金融机构采取了“双罚”(罚机构、罚责任人)、暂停业务、要求问责整改等措施。

  刘春航指出,随着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制度更加健全,银行业金融机构对地方政府债务的认识和判断也开始转变了,开展政府相关业务也更加审慎,违规提供融资的态势也得到了初步遏制。


您是第 112005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