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上海仟浦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经济补短板开启“新基建”模式 地方债发行提速力保重大项目

经济补短板开启“新基建”模式 地方债发行提速力保重大项目

按照计划,天津一季度计划开工交通运输建设项目26项,计划投资13.4亿元,是2018年第一季度完成4.5亿元的3倍。而在经济增速较快的贵州,今年也安排下达2019年省重大工程项目2700个以上,确保一季度完成投资1300亿元以上,全年完成投资7200亿元以上。

据统计,仅2月12日和13日两天,就有江苏、广东、山东、河南、四川、湖南等地超千亿元的重大项目集中开工;河北、福建、江西等地也先后发布了总投资规模超万亿元的重点项目名单。仅1月份国家发改委所批复的基建投资项目就已超5000亿元。

伴随着铁路投资落地、大湾区规划公布,基建投资已经绷紧弓弦,蓄势待发。

“2018年投资下滑速度比想象的要快,投资过快下滑可能会导致动态失速,引发短期宏观失衡的问题。因此,投资的变化必须在短期总供给和总需求间平衡。”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指出。

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看来,传统基建对稳增长不可或缺。目前投资下行的压力还在扩大,应该避免投资的挤出效应,更大程度地调动市场投资。“现在一说扩大投资,很多人就会觉得你要放水了。稳投资没有错,应该端正思想,加大改革力度,重构市场主体的信心。”王一鸣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不过,和以往的基建潮不同,此次“新基建”投资将更多集中在扶贫、农村基建、电信设备、现代物流网络,环保、公用事业和污水垃圾处理等领域。在中金公司**策略分析师王汉峰看来,工业互联网、5G将成为“新基建”的代表。

基建狂飙

2月12日,大年初八,上班第二天,江苏召开了2019年全省重大交通项目集中开工仪式。按照计划,江苏41个重大交通项目将集中开工,铁路、机场、高速公路、过江通道、物流园区等百花齐放,总投资达1158.8亿元。四川则召开了加快推动基础设施等重点领域补短板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四川省长尹力指出,要谋划实施一批标志性、**性、带动性的补短板项目,同步抓好700个全省重点项目,确保2019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0%。

不仅是江苏和四川,据统计,仅2月12日和13日两天,就有江苏、广东、山东、河南、四川、湖南等地超千亿元的重大项目集中开工,其中河南宣布实施投资1000亿元以上、总长1000公里以上的高速公路“双千工程”;广东宣布全年将安排省重点项目投资6500亿元,交通运输基本建设将计划完成投资1200亿元;河北、福建、江西等地也先后发布了总投资规模超万亿元的重点项目名单。

而在更为落地的县市,基建更是细化到了每一个细节。

2月15日,西安市代市长李明远在做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西安启动“5个一千公里”计划,全面加快路网、管网、绿网、市政设施建设步伐;启动公共交通“3个一千”行动,全面加快“公交都市”建设。加快地铁5、6、9号线等在建工程进度,启动轨道交通建设三期规划,确保1号线二期开通试运营。启动西安外环高速南段、东三环至临潼和西户快速干道建设,推进西阎快速干道项目。推动5G应用示范和产业合作,加快站址规划和基站建设,打造“无线西安”。

2月19日,湖北武汉轨道交通19号线开工建设。

“2019年第一批交通固定资产投资计划已于2018年底下达到各地,目前正在布置各省开展2019年第二批交通固定资产投资计划申报工作。”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吴春耕表示。

项目多管齐下,资金也陆续到位。

数据显示,自今年1月21日发行首只地方债起,仅1月份10天左右的时间全国共有95只地方债已经发行完成,合计发行4179.66亿元,募资则较多用于重大基建工程。截至目前,本轮地方债发行规模已经超过去年第四季度发行总和。

“各地要在1月份启动发债,部分一季度不具备施工条件的如东北地区等,可以结合实际适当延后。决不允许出现因新增债券迟迟不能发行影响重大项目进展情况。”财政部部长刘昆严厉指出。

据了解,目前已发行的90多只地方债中,募资较多用于公路、城市轨道交通、水利、环保防污、棚户区改造等重大基建工程。

不过,在王汉峰看来,与2008年相比,无论是以占GDP还是占年度固定资产投资的标准来衡量,本轮基建计划的相对规模要“合理”得多,基建投资反弹也会“温和”得多,预计2019上半年高点在15%左右。

新基建登场

尽管基建依然火爆,但变化却在悄然发生。

王一鸣指出,本轮基建投资和以往不同,更加注重有利于长期可持续发展的“新基建”领域投资。

比如,湖北表示要集中力量推进武汉新芯二期、天马柔性屏、小米武汉总部等重大产业项目;江苏提出抓好大数据产业发展试点示范和创新应用,加快推进5G商用进程;安徽提出要扩大4G网络覆盖面,加快5G商用步伐;北京表示加快5G、工业互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推动奔驰新能源汽车、超高清显示设备、“无人机小镇”等重大项目落地。

“基建的含义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和结构转型而有了新的内涵,狭义的‘新基建’是为科技创新领域,广义的‘新基建’还包括新型城市建设所需的升级产业以及国家重点扶持的如航空航天、海洋工程、油气勘探开发等。短期来看,加大‘新基建’投资既能维稳经济,同时尽量避免‘走老路’。长期来看,‘新基建’助力经济转型,为产业升级提供基础。”王汉峰指出。

在王一鸣看来,政府适度加大新兴基础设施的投资,特别是5G、工业互联网基础设施的投资,空间仍然巨大。

据了解,2018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部署2019年工作任务时,提出“我国发展现阶段投资需求潜力仍然巨大,要发挥投资关键作用,加大制造业技术改造和设备更新,加快5G商用步伐,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加大城际交通、物流、市政基础设施等投资力度”。

华泰证券**宏观分析师李超认为,新基建率先受益的应是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相关的高端制造业。而高端制造业又是国家发展的重要方向,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指出2019年要重点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新基建能够很好地结合中央政策落地高质量增长这个战略。

来源:华夏时报


您是第 112262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