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上海仟浦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银行永续债分析

银行永续债分析

国内未偿债务规模占GDP比重已超过55%,将提前三年激活总损失吸收能力(TLAC)要求;TLAC要求更高的监管目标,并有其他一级资本融资需求;永续债等新型创新融资工具为适应TLAC而产生;未来四大行及可能的交行招行TLAC静态融资需求高达每年4000亿以上;中行试水完全符合TLAC要求的永续债;央行票据互换工具(CBS)提高了永续债的流动性,形成资金的闭环,并没有扩大资产负债表,短期看对流动性的影响是中性的;社融的背离已经严峻,银行资本补充要求依旧非常巨大。



1

总损失吸收能力(TLAC


1.1 TLAC

2014 年 11 月,金融稳定理事会(FSB)公布了《处置中的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损失吸收能力充足性(征求意见稿)》确定了总损失吸收能力 TLAC 的基本框架。2015 年 11 月,二十国集团在土耳其安塔利亚领导人峰会上就TLAC 的具体标准达成一致,并出台了正式的原则和条款清单。

核心思想:为了有效解决“大而不倒”问题,金融稳定理事会(FSB)于 2011 年发布了《金融机构有效处置机制的关键要素》,规定金融机构在陷入危机时应当采取“内部纾困(bail-in)”代替“外部援助 (bail-out)。”其实质是要求金融机构在进入处置程序时将无担保或者无保险的负债予以减记或转股,从而实现自我救助。

1.2 TLAC的框架

所谓总损失吸收能力(TLAC),主要指的是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 (G-SIBs)在进入处置程序时,能够通过减记或转股方式吸收银行损失的各类资本或债务工具的总和。减记主要指的是当达到相应条件时,G-SIBs 有权在无需获得债券持有人同意的情况下少偿还或不偿还该债券的本息;转股是指达到相应条件时,银行有权在无需获得债券持有人同意的情况下将该债券转换为普通股。

衡量 TLAC 主要参考如下两项指标:

  • TLAC 不能少于风险加权资产(即各项资产依据风险权重调整后)的 16%;

  • TLAC 不能低于巴塞尔协议Ⅲ杠杆率所需资本的 2 倍。

TLAC 规则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确保 G-SIBs 在进入处置程序时有必要的损失吸收和资产结构调整的能力,旨在促进处置程序的有效实施,避免纳税人(公共基金)承担损失,从而将金融体系的潜在风险降至*低。同时,该规则也有助于提升市场信心,避免由恐慌所造成的危机传染。

1.3 TLAC与巴塞尔协议Ⅲ

TLAC 指标自 2019 年起不得低于 16%,自 2022 年起不得低于 18%;该监管框架对于杠杆率也有要求,要求自 2019 年起不得低于 6%,自 2022 年起不得低于 6.75%。而巴塞尔协议Ⅲ对资本充足率的要求为 8%,对杠杆率的要求为 3%。TLAC 监管相对于巴塞尔协议Ⅲ而言大幅提升了监管要求。

TLAC与巴塞尔协议III风险加权资产比例对比

TLAC与巴塞尔协议III杠杆率对比

1.4 TLAC监管对象

FSB 提出的 TLAC 监管方案仅仅针对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G-SIBs),目前共有 30 家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其中包括我国银行四家,分别是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和农业银行。TLAC 规则适用于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的每个处置实体,包括母公司和具有处置实体地位的重要子公司,*终或中间控股公司。TLAC 标准将根据单个处置实体及其所有直接或间接子公司的合并资产负债表计算。

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

1.5 TLAC工具

TLAC 指标中的“资本+合格债务工具”即 TLAC 工具,其中既包括巴塞尔协议Ⅲ中的核心一级资本 、其他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又包括其他合格的 TLAC 债务工具。

根据 FSB 规定,TLAC 合格债务工具的清偿顺序要次于贷款和一般债务工具,例如国债、公司债券、带担保的次级债务,但是优于二级资本。这也体现了TLAC 债务工具吸收损失的特点,同时 TLAC 清偿顺序早于二级资本和一级资本,又体现了对 TLAC 债务工具债权人的权益保障,只有当银行损失达到一定水平时才允许减记 TLAC 债务工具或转化为权益资本。

TLAC工具范围

1.6 TLAC作用的原理

在银行运行状态平稳的时候,银行吸收资本金,维持一定水平的总损失吸收能力。当风险事件发生,银行部分资产处于不良状态甚至形成坏账、形成损失时,相应的债务将面临无法偿付的风险,银行将使用自有资本冲抵损失,偿付负债。而当危机进一步发展,银行的更多资产出现不良,资本不足以弥补损失时,总损失吸收能力中的债务工具将发生减记或者转化成权益资本,使得银行账面负债减少,资产大于负债,免于破产,从而实现自救。

TLAC债务工具的作用机制

1.7 资本金缺口

根据 FSB 要求,总损失吸收能力指标(16%~18%)包括核心一级资本、其他一级资本、二级资本和合格TLAC债务工具,但不包括巴塞尔协议Ⅲ中的逆周期资本缓释(0~2.5%)、储备资本(2.5%)和 G-SIBs 附加资本要求(0~2.5%)。根据*新的 G-SIBs 名单,我国四大行的附加资本要求分别为:工商银行 1.5%、农业银行 1.0%、中国银行 1.5%、建设银行 1.5%。由于我国四大行需同时满足 TLAC 监管要求与巴塞尔协议Ⅲ,据此计算,到 2025 年,四大行至少应达到的资本充足率要求为:工商银行 20%、农业银行 19.5%、中国银行 20%、建设银行 20%;*终应达到的资本充足率要求为工商银行 22%、农业银行 21.5%、中国银行 22%、建设银行 22%。

资本充足率要求

根据 2018年中报计算,四大行面临的资本充足率缺口到 2025 年至少分别为:工商银行 5.54%,农业银行 6.34%,中国银行 6.59%,建设银行 5.50%;分别对应资本金缺口:工商银行 0.84 万亿元、农业银行 0.76 万亿 元、中国银行 0.79 万亿元、建设银行 0.69 万亿元。到 2028 年,四大行*终面临的资本充足率缺口为:工商银行 7.54%,农业银行 8.34%,中国银行 8.59%,建设银行 7.50%;分别对应资本金缺口:工商银行 1.14 万亿元, 农业银行 1.00 万亿元,中国银行 1.03 万亿元,建设银行 0.95 万亿元。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到 2028 年,四大行合计平均每年需补充资本金约 4122 亿元。

资本金缺口

TLAC 监管要求规定,TLAC 债务工具占 TLAC 工具的比例不低于 33%,而我国由于债券市场的不成熟,四大行发行的 TLAC 合格债务工具占比低,债务工具缺口较大,这也是我国四大行面临巨大资本金缺口的主要原因。

1.8 TLAC工具抬高负债成本

  • 根据有税版本的 MM 定理,随着银行要保有更多资本金,加权资本成本也将上升。

  • 监管要求 33%的 TLAC 工具以合格债务工具的形式存在,合格 TLAC 债务工具的要求较为苛刻,包括无抵押、不可赎回、在特定条件下减记或转股,并且要求偿付次序在一般债券之后。这些不利于债权人的条款将使 TLAC 债务工具的利率高于银行发行的一般债券,带来更多的利息支出。

  • 随着加权资本成本的提升以及利息支出的增加,银行的盈利能力将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尽管 TLAC 监管要求仅适用于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但其监管框架所反映出的要求则是为未来银行的发展指出了一条可能的方向,即增加主动负债,向负债多元化、收入结构多元化方向转型。因此,不排除未来将 TLAC监管标准适当放宽后分层次适用不同范围的其他商业银行。

1.9 政策推进

2018年2月,央行发布《中国人民银行公告(2018)第 3 号》,提出了“资本补充债券”的说法,公告说明资本补充债券包括但不限于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和二级资本债券,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发行具有创新损失吸收机制或触发事件的新型资本补充债券,提出银行业金融机构可探索发行提高总损失吸收能力的债券。

2018年3月12日,银监会联合五部委发布《关于进一步支持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的意见》,提出为银行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转股型二级资本债券、含定期转股条款资本债券和总损失吸收能力债务工具等资本工具创造有利条件,为拓宽商业银行资本补充渠道、鼓励工具创新提供了新思路。

银监会列示的资本工具


2

银行永续债


2.1 中行试水第一笔永续债

1月25日,据央行官网公告:“中国银行在银行间债券市场成功发行400亿元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可提高中国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约0.3个百分点,全场认购倍数超过2倍,票面利率为4.50%。”与此同时,央行、银保监会出台了多项政策以支持商业银行永续债的推行。

1月24日,央行公告:“为提高银行永续债(含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的流动性,支持银行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中国人民银行决定创设央行票据互换工具(Central Bank Bills Swap,CBS),公开市场业务一级交易商可以使用持有的合格银行发行的永续债从中国人民银行换入央行票据。同时,将主体评级不低于AA级的银行永续债纳入中国人民银行中期借贷便利(MLF)、定向中期借贷便利(TMLF)、常备借贷便利(SLF)和再贷款的合格担保品范围”。

1月24日,银保监会官网公告:“决定放开限制,允许保险机构投资符合条件的银行二级资本债券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

2.2 19中行永续债条款

2.3 永续债发行的困难

  • 永续债不能做为抵押品,流动性差,其它非银机构持有永续债成本高,发行难度大;

  • 风险占比太高,银行机构不愿意持有。

1月24日,央行公告:“为提高银行永续债(含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的流动性,支持银行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中国人民银行决定创设央行票据互换工具(Central Bank Bills Swap,CBS),公开市场业务一级交易商可以使用持有的合格银行发行的永续债从中国人民银行换入央行票据。同时,将主体评级不低于AA级的银行永续债纳入中国人民银行中期借贷便利(MLF)、定向中期借贷便利(TMLF)、常备借贷便利(SLF)和再贷款的合格担保品范围”。

1月24日,银保监会官网公告:“决定放开限制,允许保险机构投资符合条件的银行二级资本债券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

2.4央行票据互换工具(CBS操作

公开招标,到期等额换回。

首先,采用固定费率数量招标的方式,面向公开市场业务一级交易商进行公开招标。

其次,中标机构将合格银行发行的永续债换出给央行,并换入等额的央行票据。

*后,在央行票据到期日(同互换期限到期日),央行与中标机构互相换回债券,合约终止。

利息怎么算?债券互换本质上是利息的互换,而此次创设的 CBS 规定永续债的利息仍归一级交易商所有,以中行二级资本债票面利率为基准,我们预计永续债利率可能会在 4.5%左右;而 3 年期央行票据利率在 2.2%。我们预计 CBS 本身费率可能会超过 2.2%,因为通过债券互换,交易商持有债券流动性是增强的,相应综合收益应该有所下降。

期限如何?央行票据期限与互换期限相同,即在互换到期时央行票据也相应到期。目前央行票据期限有 3 个月、6 个月、1 年、2 年和三年。

2.5 CBS操作可能存在套利操作

2.6 流动性影响

央行票据互换在操作上属于“以券换券”,即在央行资产负债上资产端新增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从负债端新增一笔发行债券,而不影响“储备货币”科目,即没有基础货币投放,因此,从互换操作的角度对流动性的影响是中性的。

互换的央行票据虽然不可用于现券买卖、买断式回购等交易,但可用于抵押,包括作为机构参与央行货币政策操作的抵押品,从而从这方面来看,由于合格抵押品规模增大了,流动性实际上会增强。

央行规定 AA 以上银行发行的永续债本身也可以作为 MLF、TMLF、SLF 和再贷款的合格担保品范围,同时也意味着流动性释放的能力是增强(具体流动性是否增加取决于央行货币政策工具的额度规定)。流动性增强,增加机构持有意愿,确保永续债顺利发行。


3

影响


3.1 回表压力依然巨大

自2017年Q1以来社融及M2同比增速步调失调

12月表外收缩,表内新增趋缓与直融修复(亿元)

3.2 银行在补充资本金及扩大信贷间的矛盾

总结

  • 国内未偿债务规模占GDP比重已超过55%,将提前三年激活TLAC要求;

  • TLAC要求更高的监管目标,并有其他一级资本融资需求;

  • 永续债等新型创新融资工具为适应TLAC而产生;

  • 未来四大行及可能的交行招行TLAC静态融资需求高达每年4000亿以上;

  • 中行试水完全符合TLAC要求的永续债;

  • 央行CBS提高了永续债的流动性,形成资金的闭环,并没有扩大资产负债表,短期看对流动性的影响是中性的;

  • 社融的背离已经严峻,银行资本补充要求依旧非常巨大。

来源:狼族投资观察


您是第 112043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