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上海仟浦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融资租赁行业2019年展望

融资租赁行业2019年展望

监管调整优化运营环境  盈利能力面临下行压力


监管政策
融资租赁企业的业务经营和监管规则制定职责统一划给银保监会,有利于保障行业的健康、规范发展,同时各地方金融监管局对融资租赁公司的监管职能将持续加强。
行业规模
内资租赁公司数量快速增长,而预计短期内金融租赁公司的数量维持不变。受市场信用风险整体上升等因素影响,预计2019年融资租赁合同余额增速将继续放缓。
盈利能力
过半数发债融资租赁企业的总资产净利率出现下降,预计短期内受宏观经济调整、业务增速放缓、融资利差较高等影响,发债融资租赁企业的盈利能力将继续承压。
资本充足水平
大部分发债融资租赁企业的资本充足水平仍较为充裕,预计2019年部分融资租赁企业会通过增加实收资本以及发行永续债来提高净资产水平。
资产质量
过半数发债融资租赁企业的不良融资租赁资产仍保持在较低水平,但随着资本市场信用风险的持续暴露,预计2019年发债融资租赁企业的资产质量将面临一定下行压力。
流动性
发债融资租赁企业的资产负债期限错配问题仍然突出,但大部分企业获得的银行授信额度充足,可为企业的流动性提供一定的支撑。
信用质量
2018年有4家融资租赁企业上调级别,1家下调级别,11家新增评级均在AA+及以上,企业评级基本保持稳定,超过半数受评融资租赁企业的信用级别为AAA,预计2019年发债融资租赁企业的信用质量将总体保持稳定。

概要

我国融资租赁企业根据原监管主体的不同,分为两类三种机构。一类是原银监会审批的金融租赁公司,另一类是商务部审批的融资租赁公司,包括外资和内资试点融资租赁公司。


2018年4月,融资租赁公司的制定经营和监管规则职责划给银保监会后,监管部门已开展摸底排查,同时多地组建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贯彻落实有关地方金融监管的政策和法律法规,有效加快推进融资租赁新监管的落实。


2018年以来,内资租赁公司数量继续快速增长,而银保监会尚未审批新的金融租赁公司;同时,受市场信用风险整体上升等因素影响,预计2019年融资租赁合同余额增速将继续放缓。


在债券融资方面,其它金融机构债和超短期融资债券是融资租赁企业今年以来主要发行的传统债务融资工具。2016年以来融资租赁企业发债的利差持续扩大,预计2019年实体经济的融资环境将有明显改善,但融资租赁企业的融资利差相对于2016年仍会在较高水平。


受融资利差持续扩大影响,过半数发债融资租赁企业的盈利承压。大部分发债融资租赁企业的资本充足水平随着业务快速开展而下降,但总体来看仍较为稳定。


在资产质量方面,过半数发债融资租赁企业的资产不良率普遍低于当期我国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水平,预计2019年融资租赁资产质量仍较为稳定。在流动性方面,发债融资租赁企业的资产负债期限错配问题有所改善,但整体仍较为严重。而在银行授信额度方面,发债融资租赁企业的未使用授信额度仍总体保持充裕。


预计2019年,我国发债融资租赁企业的资产负债期限错配的问题仍然突出,盈利能力仍会受压,但大部分发债融资租赁企业的资本充足,未来仍有一定的业务发展空间,同时充裕的未使用授信额度预计能为企业提供一定的流动性支持。


另一方面,随着多地组建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的成立,以及加快推进融资租赁新监管的落实能为行业的健康、规范发展带来正面影响。总体来看,发债融资租赁企业的信用质量将总体保持稳定。


融资租赁公司业务经营和监管规则的制定职责由商务部划给银保监会,同时各地组建的金融监督管理局能对“一行两会”地方派出机构形成良好监管补充,有利于我国融资租赁行业的健康、规范发展。


在融资租赁企业监管方面,商务部于2018年5月发布《商务部办公厅关于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和典当行管理职责调整有关事宜的通知》(以下称“《通知》”)通告自2018年4月20日起将制定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典当行业务经营和监管规则职责划给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称“银保监会”)。


在《通知》发布之前,融资租赁行业主要依据两大监管办法,分别为商务部于2013年9月制定出台《融资租赁企业监督管理办法》和原银监会于2014年3月发布的《金融租赁公司管理办法》。预计未来融资租赁企业的资本充足水平、客户融资集中度、客户关联度等监管指标将趋于统一,有利于行业的持续规范健康发展。



在地方监管方面,2018年10~11月,全国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设置了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表1)。省级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是将省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的职责,省商务厅的融资租赁、典当、商业保理监管职责,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的融资担保监管职责,省农业厅的从事信用互助的农民专业合作社管理职责,以及相应的风险处置职责等进行整合的省政府直属金融监管机构,可对地方人行、银保监局、证监局监管形成有效补充。


设置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将成为贯彻落实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加强金融安全的关键举措。预计未来各地方监管对融资租赁企业等金融机构的监管将持续加强。


内资租赁公司数量继续快速增长,短期内金融租赁公司的数量预计维持不变。全国融资租赁合同余额增速放缓,受市场信用风险整体上升等因素影响,预计2019年融资租赁合同余额增速将继续放缓。


在企业数量方面,截至2018年9月末,全国融资租赁企业(不含单一项目公司、分公司、SPV公司和收购海外的公司)总数约1.16万家,较2017年末增长27.2%(图1)。


其中,外资租赁公司合计约1.11万家,较2017年末增长26.9%;内资租赁公司合计397家,较2017年末增长43.8%;金融租赁公司合计69家,与2017年末数量持平,2018年以来银保监会未批复成立新的金融租赁公司。因融资租赁行业的新监管办法尚未出台,预计短期内金融租赁公司的数量仍然维持不变。


在融资租赁合同余额方面,截至2018年9月末,全国融资租赁合同余额约为65,500亿元人民币,较2017年末增长7.73%(图2)。


其中,金融租赁公司的融资租赁合同余额约24,500亿元,较2017年末增长7.46%,合同余额约占行业的37.40%;内资租赁公司的融资租赁合同余额约20,600亿元,较2017年末增长9.57%,合同余额约占行业的31.45%;外商租赁公司的融资租赁合同余额约20,400亿元,较2017年末增长6.25%,合同余额约占行业的31.15% 。


总体来看,内资租赁公司数量继续快速增长,而2018年以来银保监会尚未审批新的金融租赁公司,预计短期内金融租赁公司数量仍然维持不变。另一方面,全国融资租赁合同余额保持增长,但增速有所下降,预计2019年受宏观经济调整所影响,融资租赁合同余额增速将继续放缓。


为调整和优化资产负债期限结构等,金融租赁公司发行其他金融机构债规模大幅攀升,原商务部监管的融资租赁公司则仍主要通过发行超短期融资债券进行融资,资产负债期限错配仍是其面临的问题。


其它金融机构债和超短期融资债券是融资租赁企业今年以来主要发行的传统债务融资工具。2018年,38家融资租赁公司共发行了148只传统债务融资工具,发行金额合共1,881.44亿元(图3),发行主体同比增加12家,发行债券数量同比增加15只,发行金额同比增加325.84亿元。


其中,其它金融机构债合计30只,金额合共903亿元;超短期融资债券合计61只,金额合共474亿元。



2018年,其它金融机构债的发行金额同比增加419亿元,增长超过86%,全由原银监会监管的金融租赁公司发行,发行主体数量同比增加7家至19家,发行金额及发行主体数量大幅增加,一方面是由于部分金融租赁公司刚刚满足了连续三年盈利的金融债发行审批要求。


另一方面是因为3~5年期的其它金融机构债能为金融租赁公司补充中长期资金、调整和优化资产负债期限结构,降低资产负债期限错配带来的流动性风险,金融租赁公司本身具有很强的发行意愿所致。


2018年,超短期融资债券发行金额同比减少155.6亿元,下降超过24%,发行主体数量同比减少9家至61家,发行金额及发行主体数量有所减少但仍是融资租赁公司在资本市场融资的主要传统债务工具,而发行短期债券造成的资产负债期限错配仍是融资租赁公司普遍面临的问题。


近年来融资租赁企业发行传统债务工具融资的利差整体扩大,预计2019年融资环境将有明显改善,但融资租赁企业资产负债期限错配问题较为严重,其融资利差仍会在较高水平。


在对应银行间国债收益率曲线计算的利差后,2016年以来融资租赁企业发行传统债务工具融资的利差持续扩大,虽然2018年下半年银行间市场利率有所下降,但融资租赁企业资产负债期限错配风险预计在未来一年仍难以缓解,其再融资的利差仍将处于较高水平。



从3年期债券利差来看,2016~2018年,企业长期评级为AAA的融资租赁企业发行3年期债券的加权平均利差分别为78.26bps、129.36bps和158.07bps;同期AA+的发行利差分别为105.12bps、226.62bps和291.06bps(图4)。


从1年期票据利差来看,2016~2018年,企业长期评级为AAA的融资租赁企业发行1年期票据的加权平均利差分别为78.35bps、156.60bps和158.99bps;同期AA+的发行利差分别为77.67bps、199.88bps和200.34bps(图5)。


从270天票据利差来看,2016~2018年,企业长期评级为AAA的融资租赁企业发行270天票据的加权平均利差分别为99.54bps、140.76bps和167.20bps;同期AA+的发行利差分别为136.00bps、175.45bps和207.47bps(图6)。


预计2019年,在进一步强化逆周期调节,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和市场利率水平合理稳定的政策指导下,融资环境将有明显改善,融资成本也将有所下降,但融资租赁企业资产负债期限错配的问题较为严重,预计其融资利差相对于2016年仍会在较高水平。


受融资成本持续上升影响,过半数发债融资租赁企业盈利能力承受压力,预计短期内受宏观经济调整、租赁合同增速放缓、融资成本仍处于较高水平等影响,发债融资租赁企业盈利能力将继续承压。


截至2018年末,56家融资租赁企业发行的传统债务融资工具仍在存续期 ,其中47家企业定期公开其财务数据 。综合47家发债融资租赁企业总资产净利率数据显示,2017年总资产净利率同比下降的发债融资租赁企业合计28家,其中2家同比下降超过1个百分点(图7)。过半数发债融资租赁企业的盈利能力承受压力,主要是受融资成本持续上升影响。


21家发债融资租赁企业公布了2018年三季度未经年化总资产净利率数据,12家未经年化总资产净利率同比出现下降,其中8家在2017年及2018年三季度均出现下降。


综合来看,预计短期内受宏观经济调整、融资租赁合同余额增速放缓、再融资利差仍处于较高水平等影响,发债融资租赁企业的盈利能力将继续承压。



总体来看融资租赁企业的资本充足水平仍较为充裕,预计2019年仍有部分融资租赁企业会通过增加实收资本以及发行永续债来提高净资产水平。


根据商务部于2013年9月制定出台《融资租赁企业监督管理办法》,融资租赁公司的风险资产不得超过净资产总额的10倍。截至2018年末,33家由原商务部监管的融资租赁公司发行的传统债务融资工具仍在存续期,其中20家公司公开其风险资产比净资产数据,全部低于监管要求的10倍上限(图8)。


2015~2017年末,综合20家发债融资租赁公司的数据显示,13家公司的风险资产与净资产比随着融资租赁业务的快速开展而持续增加,另外5家公司的风险资产与净资产比出现下降,主要是因为其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的增长速度高于租赁业务的拓展速度,其所有者权益的增长主要来自于股东增资。


截至2017年末,20家发债融资租赁公司中,有11家的风险资产与净资产比在6倍以下,2家的风险资产与净资产比大于8倍但低于10倍,总体来看大部分发债融资租赁公司仍有一定的业务发展空间。


根据原银监会于2014年3月发布的《金融租赁公司管理办法》,金融租赁公司资本净额与风险加权资产的比例不得低于银监会的*低监管要求。23家发债金融租赁公司的资本充足率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16家公司的资本充足率较2015年或2016年有所提高,相关资本充足率的提高主要来自资本净额的增加(图9)。


2015~2017年末,23家发债金融租赁公司中分别有16家、13家和12家公司的资本充足率高于同年末我国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平均水平(即分别为13.45%、13.28%和13.65%)。总体来看,发债金融租赁公司的资本充足水平仍较为充裕。


综合以上两类融资租赁公司来看,15家公司的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在2017年末同比增长超过20%(图10),除了通过留存收益来积累净资产外,部分公司通过增加实收资本以及发行永续债来提高净资产水平。


随着宏观经济调整、不良融资租赁资产水平有所上升等因素所影响,预计在2019年仍有部分融资租赁企业会通过增加实收资本以及发行永续债来提高净资产水平,总体资本充足状况仍较为充裕,大部分发债融资租赁企业仍有一定的业务发展空间。


过半数发债融资租赁企业的不良率仍保持在较低水平,且不良率普遍低于同期我国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水平,但随着资本市场信用风险的持续暴露,预计2019年发债融资租赁企业的资产质量将面临一定下行压力。


在原商务部监管的融资租赁公司方面,综合20家发债融资租赁公司的融资租赁资产不良率数据显示,2015~2017年末,6家融资租赁公司仍然保持无不良融资租赁资产,7家保持在1%以下,7家发债融资租赁公司的不良率有所上升(图11)。


截至2017年末,7家融资租赁公司融资租赁资产不良率在1%以上,其中5家的不良率较2015年末或2016年末有所增长。


2015~2017年末,20家发债融资租赁公司中分别有16家、16家和15家公司的不良率低于同年末我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平均水平(即分别为1.67%、1.74%和1.74%)。总体来看,发债融资租赁公司的融资租赁资产质量仍较为稳定。



在原银监会监管的金融租赁公司方面,综合23家发债金融租赁公司的不良率数据显示,2015~2017年末,4家金融租赁公司仍然保持无不良融资租赁资产,10家公司保持在1%以下,而总体来看14家发债金融租赁公司的不良率有所上升(图12)。


截至2017年末,9家融资租赁公司融资租赁资产不良率在1%以上,其中8家公司的不良率较2015年末或2016年末有所增长。



2015~2017年末,23家发债金融租赁公司中分别有22家、21家和21家公司的不良率低于同年末我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平均水平(即分别为1.67%、1.74%和1.74%)。发债金融租赁公司的融资租赁资产质量总体仍较为稳定。


总体来看,超过半数发债融资租赁公司及金融租赁公司的不良融资租赁资产仍保持在较低水平,且两类公司的不良率普遍低于同年末我国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水平,但随着资本市场信用风险的持续暴露,预计2019年这两类公司的融资租赁资产质量将面临一定下行压力。


发债融资租赁公司的流动比率有所改善,但仍有近半数的比率不足1倍,发债金融租赁公司短期的金融资产对金融负债的覆盖比率整体处于较低水平,两类公司的资产负债期限错配问题仍然突出。


截至2018年末,33家原商务部监管的融资租赁公司发行的传统债务融资工具仍在存续期,其中24家公司定期公开其财务数据。综合相关公司的流动资产和流动负债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24家发债融资租赁公司中有11家的流动比率同比有所下降,分别下降0.025~0.903倍,平均下降0.232倍。另外13家发债融资租赁公司流动比率同比分别上升0.006~0.828倍,平均上升0.220倍(图13)。


综合24家发债融资租赁公司流动比率的整体水平来看,截至2015年末相关租赁公司的流动比率主要集中在0.50~1.00倍水平,2016年末上移至集中于0.75~1.25倍水平,整体有所改善。截至2017年末,相关租赁公司的流动比率再次集中在0.50~1.00倍水平,而流动比率在1.25倍以上的公司数量明显增加。


综合其中20家发债融资租赁公司公布的三季度财务数据,截至2018年9月末,13家的流动比率进一步改善,但仍有近半数公司的流动比率处于1倍以下的水平(图14)。整体来看,发债融资租赁公司的流动资产对流动负债的覆盖程度整体仍然不足。


金融租赁公司方面,截至2018年末,23家原银监会监管的金融租赁公司发行的传统债务融资工具仍在存续期,其中19家公司定期公开其金融资产与金融负债数据。综合相关金融租赁公司1年以内金融资产对1年以内金融负债的比率,截至2017年末相关比率同比出现下降的公司只有2家,其余金融租赁公司的相关比率同比分别增加0.006~0.086倍,但总体仍远低于1倍的水平,其中8家更低于0.5倍水平(图15)。


整体来看,发债金融租赁公司的1年以内金融资产对1年以内金融负债的覆盖程度整体仍然不足。


大部分发债融资租赁公司获得的授信额度充足,而发债金融租赁公司获得的授信额度普遍较高,两类公司未使用授信额度仍总体保持充裕。


在授信额度方面,综合24家发债融资租赁公司提供的*新授信额度显示,平均获得的授信额度达593亿元,其中10家融资租赁公司获得的授信额度在500亿元以上;平均未使用授信额度263亿元,其中12家未使用授信额度在200亿元以上。


24家发债融资租赁公司中,6家未使用授信额度对其流动负债的覆盖倍数在1~2倍,5家在2~3倍,2家在3倍以上(图16)。总体来看,大部分发债融资租赁公司获得的授信额度仍然充足。



综合19家发债金融租赁公司 在2017年末的授信额度显示,平均获得的授信额度达1,933亿元,其中12家融资租赁公司获得的授信额度在1,000亿元以上;平均未使用授信额度1,322亿元,其中8家未使用授信额度在1,000亿元以上。19家发债金融租赁公司中,6家未使用授信额度对其1年以内金融负债的覆盖倍数在1~2倍,7家在2~3倍,5家在3倍以上(图17)。



总体来看,大部分发债融资租赁公司获得的授信额度充足,而发债金融租赁公司获得的授信额度普遍较高,两类公司未使用授信额度仍总体保持充裕。


融资租赁企业的评级基本保持稳定,2018年新增11家融资租赁企业的公开评级均在AA+及以上。在级别分布方面,超过半数受评融资租赁企业的信用级别为AAA。


截至2018年11月末,融资租赁企业的企业长期评级基本保持稳定。在公开评级的56家融资租赁企业中,5家在2018年调整级别,分别为宝信租赁由AA-调整为AA,越秀融资租赁、河北金租及华能天成租赁均由AA+调整为AAA,邦银租赁由AAA调整为AA+。


根据公开数据,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聅合资信”)于2018年3月下调邦银租赁主体长期信用等级至AA+主要是邦银租赁实际控制人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被原中国保监会法实施接管,联合资信考虑到上述事件将使安邦保险集团对邦银租赁的支持能力产生负面影响,将其主体长期信用等级和存续期债券信用等级下调并将其列入评级观察名单。


在新增公开评级方面,2018年新增11家融资租赁企业的公开评级,其中工银租赁、华夏金租、芯鑫租赁、苏银金融租赁、中交建融租赁和中民投租赁均评为AAA,国网租赁、国药控股租赁、洛银金融租赁、西藏金融租赁和中广核租赁均评为AA+。



在级别分布方面,过半数受评企业信用级别为AAA。在公开评级的56家融资租赁企业中,32家的企业长期评级为AAA,其中18家为银保监会监管的金融租赁公司。


预计2019年,我国发债融资租赁企业的资产负债期限错配的问题仍然突出,盈利能力继续承压,但大部分发债融资租赁企业的资本充足,同时充裕的未使用授信额度可为公司的流动性提供一定的支撑。另一方面,随着多地组建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的成立,以及加快推进融资租赁新监管的落实能为行业的健康、规范发展带来正面影响。


总体来看,发债融资租赁企业的信用质量将保持稳定,若相关企业的资产负债期限错配情况有明显改善、资本充足水平大幅提高等将可能导致企业评级上调,若相关企业的融资租赁资产不良率大幅上升、租赁资产大幅减值失以致盈利能力明显下降、实际控制人对公司的支持能力产生负面影响等将可能导致企业评级下调。


来源:大公


您是第 112015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