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上海仟浦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2019非信贷融资将平稳增长

2019非信贷融资将平稳增长

交通银行**经济学家连平表示,未来政策将促进非信贷融资保持平稳增长,目前债券融资已经上来了,信托贷款也在逐步恢复,所以2019年融资状况会进一步有改善。


1月15日,央行发布数据显示,2018年末M2同比增长8.1%;M1同比增长1.5%。


“M1是M2的组成部分,总量有55万亿元,在M2中占1/3。目前广义货币M2增长平稳,M1增速回落主要反映全社会流动性的结构变化,不代表流动性总量规模的变化。”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称。



其中,2018年12月新增贷款1.08万亿,同比大幅增长,不过主要是票据融资和短期贷款增长,中长期贷款需求仍旧不足。多位分析人士认为,这显示实体融资仍然低迷。全年来看,新增贷款16.17万亿元,创历史新高。


“2018年信贷增量高于2017年,且*后几个月的增长比较明显,这跟政策逆周期调节有关。在表外融资负增长、融资机制短期内难以十分畅通的情况下,信贷增速适当加快对于减轻经济下行压力是有好处的。”交通银行**经济学家连平称。


受表外融资萎缩影响,2018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长并不显著,存量规模同比增长仅9.8%。“虽然2018年12月新增人民币贷款超过万亿,但社融增速保持在10%以下,中长期贷款需求仍旧不足,显示实体融资仍然低迷。”京东数字科技**经济学家沈建光称。


沈建光认为,若想从“宽货币”到“宽信用”,除了货币政策宽松以外,还需要与结构性改革相配合,切实地减税降费提振企业信心、恢复企业盈利水平十分关键。


“未来政策将促进非信贷融资保持平稳增长,目前债券融资已经上来了,信托贷款也在逐步恢复,所以2019年融资状况会进一步有改善。”连平称。


票据融资大幅增长


2018年12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08万亿元,同比则多增4956亿元,但主要体现在票据融资。具体来看,企业中长期贷款新增1976亿元,占新增贷款不足两成;票据融资大幅新增3395亿,占全月新增贷款的三成以上。


“2018年12月信贷规模总量增长明显,但结构上票据融资较多,3000多亿的票据融资增量反映实体经济需求还没有很好地表现出来。这确实需要一个过程,一方面政策逆向调节后,需求体现有一个过程,同时中国的春节前后是生产活动淡季,2019年3月份以后需求可能会逐步加快释放。”连平表示。


一位城商行票据人士认为,2018年12月票据融资规模增长有多方面原因:一是流动性比较充足,票据利率在11月、12月价格往下行较明显,综合融资成本较低;二是年底都要付款,年末、春节前本身就是用票高峰;三是在贷款投放不充分的情况下,有些银行愿意持票据,这会带动转贴现价格下行。


他认为,转贴现市场规模增长说明贷款投不出去,但是现在开票量也在增长,说明企业能自由选择成本更低的融资方式,这是个好现象,因此不能简单说,票据融资增长就反映实体融资需求不足。“现在一年期贴现价格在3.2%左右,转贴现价格在3%左右,企业用票据进行融资,总体成本远低于贷款融资。”


全年来看,2018年新增信贷16.17万亿元,同比多增2.64万亿元。从结构看,住户部门新增贷款占比45.5%,环比下降7.2个百分点,其中中长期贷款占比下降,短期贷款占比上升。非金融企业贷款新增8.31万亿元,占比51.4%,比2018年上升1.8个百分点。


“总体来看,在全年新增人民币信贷中,中长期房贷占比有所回落,居民短期消费贷款有所上升,非金融企业部门贷款增速亦保持上升。可见,在国家政策持续发力支持民营经济的背景下,信贷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持续增强。”民生银行**研究员温彬称。


新增社融减少3万亿


2018年12月末,M2同比增长8.1%,与上年同期持平;M1同比增长1.5%,比上年同期低10.3个百分点。尤其是M1的持续低位运行已备受关注。


阮健弘称, M1的主体是现金和企事业单位活期存款。2018年M1低位运行,一方面是近年来第三方支付工具和货币市场基金快速发展,社会对M1的需求持续降低。另一方面是当前房地产销售减缓和平台公司财务纪律加强,导致企事业单位活期存款少增较多。


M2虽然全年实现平稳增长,但总体也运行在8%左右的低位。温彬称,尽管财政存款比2018年多投放6280亿元,全年新增信贷亦保持强劲,但在金融去杠杆大背景下,银行同业、表外业务大幅萎缩,货币派生效应持续减弱,叠加外汇占款有所收缩,导致货币增速持续低迷。展望未来,随着政策导向由去杠杆转为稳杠杆,货币增速或将企稳回升。


社融方面,2018年12月新增社融规模中表外融资维持负增长,新增企业债融资持续改善,这与全年社融结构性表现一致,“三多两少”特征明显。“三多”主要表现在: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同比多增、债券融资显著增加(包括企业债、资产支持证券、地方债)、贷款核销同比多增。“两少”主要表现为:一是表外融资大幅减少,二是股票融资同比少增。


总体来看,社融增速回落。2018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19.26万亿元,比2017年减少3.14万亿元,存量规模同比增长9.8%,增速比上年低3.6个百分点。


阮健弘分析称,社融增速回落从金融方面看,主要体现为银行表外资金减少,这是结构性去杠杆的结果,也与金融体系风险偏好下降有关。从实体经济方面看,主要是平台相关行业和债务压力较大的国有企业有效融资需求不足。


“刚进入2018年时,社融规模增长逐步放缓,反映了去杠杆和强监管对金融体系的收缩效应。不过下半年以来,中央政治局会议明确,经济运行稳中有变,逆向调节力度不断加大,因此下半年社会融资缓步抬升,信贷增长明显加快。” 连平称。


温彬认为,考虑到贸易摩擦仍具有不确定性,为了实体经济的平稳健康发展,稳健的货币政策会更加松紧适度,预计未来央行会继续通过定向降准、实施TMLF等方式,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同时,将持续推进债券、信贷、股权融资“三支箭”,支持民营企业拓宽融资途径,增强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您是第 111895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