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上海仟浦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2018信贷ABS市场运行报告

2018信贷ABS市场运行报告

一、制度建设


2018年,据不完全统计,与资产证券化直接或间接相关的政策和制度共计二十余条。总的来看,国家和市场在紧金融的监管格局下仍然支持资产证券化的有序发展,尤其是对银行间市场的信贷ABS发展产生较大利好。

政策利好标准化资产证券化产品发展。1月,原银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通知》,提出“以信贷资产或资管产品为基础资产,通过特定目的载体以打包、分层、份额化销售等方式,在银行间市场、证券交易所市场以外的场所发行类资产证券化产品,实现资产非洁净出表并减少资本计提等”被视为违规开展表外业务,明确仅标准化ABS方可实现银行资产洁净出表并减少资本计提,对私募资产证券化出表和资本计提产生重大不利影响。4月,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管局四部委联合印发《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是今年我国金融行业*重磅的行业政策,意在打破刚性兑付、防止多重嵌套、规范金融业发展,对我国金融体制影响深远。这份史上*严的监管政策颁布后,之前很多的金融产品均受到限制,但其中对资产证券化产品在期限错配、净值化、多层嵌套等方面作出豁免,利好资产证券化投资,对类资产证券化和非标产品的限制也使得资产证券化成为非标转标的有效途径。


大额风险暴露规则使分散类资产证券化产品更受青睐。5月,银保监会发布《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规定在能够证明不存在监管套利的情况下,对风险暴露/投资金额小于一级资本0.15%的基础资产不再实行穿透或纳入匿名客户,以产品为交易对手即可,其中产品视同非同业单一客户。信贷ABS具备底层资产分散度高的优势,尤其是对于RMBS、消费贷款ABS、Auto Loan ABS等产品而言,出现大额投资的情形较少,并且在筛选基础资产入池的过程中就规定了单笔资产的入池金额占比上限,可以有效的控制资产的集中度,避免穿透,降低投资者投资的操作难度,在大额风险暴露规则的要求下将更受青睐。而对于CLO、租赁债权、应收账款等单笔基础资产比较大的信贷ABS,则需要尽量设计成能够穿透的结构,否则可能会影响银行投资的意愿。


信贷ABS投资受到鼓励。1月,保监会发布《保险资金运用管理办法》,明确规定保险资金可投资于资产证券化产品。保险资金具备期限较长、对流动性要求较低、注重资金保值增值的三大特征。信贷ABS,特别是RMBS的分层结构设计、期限可控设计,都使得信贷ABS有望成为保险资金的重点投资产品。此外,1月1日,我国正式开始实施修订后的企业会计准则22号、23号和24号,称为新金融工具准则,并于2019年开始全面实施。根据新金融工具准则,金融资产减值由原准则的已发生损失模型更改为反应更多前瞻性信息的预期信用共损失模型,意味着减值准备将会更准确、分阶段的在财务报表中体现。相较于企业资产证券化产品而言,信贷ABS有稳定的现金流,有固定的票面利率,未来的现金流不确定性较小,大多数可以采用摊余成本计量,减少了后续计量的难度,而对于按照公允价值计量的信贷ABS产品,由于其在发行时就已经对存续期内可能出现的减值情况进行了分析,可以在存续期内合理的预测收益,控制风险,因此对于资产证券化产品投资者而言,能减少产品对利润表的不确定影响,鼓励了利润敏感投资者的投资。


政策促使估值需求进一步提升。资管新规中规定,“金融机构对资产管理产品应当实行净值化管理,净值生成应当符合公允价值原则,及时反映基础资产的收益和风险”。与此同时,新金融工具准则给予了金融投资明确的会计准则,改变了目前大多数信贷ABS都采用摊余成本估值计量的现状,并要求按照公允价值计量的产品要在发行时和存续期内均按照公允价值反映其账面价值。为了达到净值管理和按照公允价值计量的要求,需要信贷ABS的拥有准确和及时的估值,进一步提升了信贷ABS的估值需求。


政策鼓励提高信贷ABS流动性。资管新规提出净值管理,新金融工具准则落实净值管理,从需求端促进了信贷ABS估值技术的提升,进一步为信贷ABS的二级市场流动奠定了基础。同时,理财新规规定商业银行不准投资本行发行的次级信贷资产支持证券,打破了既有的商业银行自持次级的局面,从政策层面上强制性要求次级资产支持证券的流通,促进了二级市场的交易。此外,根据市场对《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办法》的解读,银行自营资金投资私募ABS会面临流动性匹配率的巨大压力,然而信贷ABS属于债券的一种,不纳入流动性匹配率计算的考核,进一步鼓励了银行自营资金进入信贷ABS市场,多重监管政策产生的共振效应,加之信息披露制度的持续性完善,推动信贷ABS二级市场发展。


二、市场情况


(一)发行情况分析


1、总量分析


近年来,信贷ABS发行规模持续增长(图1),截至2018年底,信贷ABS在本年度已发行155笔,发行规模达到9,318.39 亿元,较2017年底增长55.90%,发行规模创历年新高。


从月度数据看,2018年第三季度发行规模达到2,686.86万亿,同比增长104.48%,其中7月的发行规模达到695.51亿元,同比增长448.88%,增速*为明显。


2、产品类型分析


2018年,产品种类仍然保持多样化,但各类型产品发行规模增速不同。除REITS外,2017年涉及的RMBS、Auto Loan ABS、CLO、消费贷款ABS、不良贷款ABS和融资租赁ABS在2018年均有发行。其中,RMBS在2018年呈爆发式增长,共发行5,842.63亿元,占全年信贷ABS发行总额的62.70%,较2017年底增长242.17%,其发行金额稳居首位的同时发行数量也跃居首位,成为2018年发行规模*大、增速*快的产品;Auto Loan ABS虽然发行数量较去年有所下降,但发行金额小幅上升,共发行1,216.08亿元,较2017年底增长11.08%;不良贷款ABS发行单数大幅上升,由2017年的19个增加到2018年的34个,但其2018年发行金额较2017年下降了22.53%。CLO、消费贷款ABS和融资租赁ABS的发行数量和发行金额均较2017年有所下降。


3、发起机构分析


从发起机构来看,2018年,信贷ABS发行规模前三名为建设银行、工商银行与交通银行,发行规模占比分别为31.91%,23.27%与7.54%,建设银行与工商银行的发行总规模占信贷ABS市场发行总规模的50%以上(图4)。建设银行与工商银行今年发行的主要产品为RMBS,交通银行发行的主要产品为消费贷款ABS。


同2017年相比,2018年信贷ABS发起机构集中度更高(图5),主要集中在国有商业银行。国有商业银行发行规模上升226.21%,其发行产品主要为RMBS;政策性银行和城、农商行发行产品主要为CLO;股份制银行发行产品主要为RMBS和CLO。消费金融公司发行规模较去年底下滑16.88%。


(二)证券发行利率分析


1、信用利差分析


2018年,各期限AAA级[从2017年至2018年,信贷ABS市场AAA级债券发行规模占优先档的比例达到96.40%,其次AA+占比仅为2.93%,所以分析以AAA级优先档证券为主]信贷ABS发行利率走势基本一致,总体呈现下降的趋势(图6)。2017年初开始,发行利率不断上行,在2018年年初上升至*高点,在5.1%~6.0%[此处利率以证券加权期限为权重,对比同期限的AAA级国开债收益率]之间。随着资金面转好,从2018年6月开始,AAA级信贷ABS的发行利率逐渐下降,仅在10月有所回升。


利差方面,各期限AAA级信贷ABS与同期限AAA级国开债、各期限AAA级信贷ABS与同期限AAA级银行间中短期票据的利差走势基本相同,仅受期限影响导致利差震荡幅度不同。对比同期限AAA级国开债收益率(图7),信贷ABS与中长期国开债利差在2017年下半年和2018年下半年均逐步收窄,但2018年6个月和1年期的信贷ABS与同期限的国开债利差较大。对比同期限AAA级银行间中短期票据收益率曲线(图8),信贷ABS与银行间中短期票据的利差较信贷ABS与国开债的利差更低,基本在100BP以下。2017~2018年,信贷ABS与银行间中短期票据的利差逐步收窄,在2018年四季度,5年期和10年期信贷ABS与银行间中短期票据收益率已十分接近。


2、分产品类型的利率分析


从产品类型来看,2018年,除融资租赁ABS的加权平均发行利率较2017年有上升外,其余产品的加权平均发行利率均较2017年有所下降。其中,融资租赁ABS加权平均利率从4.97%上升到6.25%;消费贷款ABS加权平均利率下降幅度*大,由5.30%下降到4.15%,下降了21.70%。


从变化趋势看,2018年优先A档证券的加权平均发行利率至高向低依次为融资租赁ABS、不良贷款ABS、RMBS、CLO、Auto Loan ABS和消费贷款ABS;优先B档证券的加权平均发行利率至高向低依次为融资租赁ABS、CLO、RMBS、Auto Loan ABS和消费贷款ABS。


3、分期限的利率分析


从期限来看,2018年各期限信贷ABS的加权平均发行利率均呈现下降的趋势,每个季度不同期限的信贷ABS下行速度略有差别。*大的发行利差[*大发行利差=*高加权利率-*低加权利率]出现在2018年3季度,达到80BP~100BP,2018年4季度发行利差有收窄的趋势,但依旧高于第1、第2季度。另外,在出现发行利率显著下滑时,3至5年期的信贷ABS发行利率下滑明显比3年期以内的滞后一个季度,5至10年期信贷ABS发行利率整体呈平缓下降(图11)。


4、分信用等级的利率分析


截至2018年底,AAA级别资产支持证券发行规模为9,318.39亿元,占信贷ABS市场[包括次级档证券]的85.48%,AA+、AA、A+和BBB级占比分别为2.16%、0.10%、0.01%和0.01%。本年度各级别信贷ABS发行利率较之去年基本呈现下降的趋势(图12),其中,AAA级资产支持证券的发行利率在4%~5.3%之间,AA+级资产支持证券的发行利率在4.5%~5.7%之间。


5、分发起机构的利率分析


2018年,除金融租赁公司和消费金融公司外,各机构的信贷ABS加权平均发行利率均有所下降,整体融资成本降低。其中,金融租赁公司的发行利率*高,为6.28%,其次是消费金融公司,为5.46%;其余发起机构的加权平均发行利率均在5%以下,汽车金融公司与股份制银行发行利率*低,为4.30%,股份制银行发行利率下降*多,较2017年底下降约70个BP;政策性银行、国有商业银行与城、农商行利率下降幅度均在10%左右。


6、证券发行利率的类型分析


2018年度发行的信贷ABS仍以浮动利率为主,占总发行规模的71.60%,与2017年相比占比提高了约16.66%(图14),浮动基准主要为一年期贷款利率与一至五年期贷款利率。从产品类型来看,RMBS除去少量的短期固定摊还优先档证券采用固定利率,大部分优先档均采用了浮动利率,这跟RMBS期限较长以及市场对未来调息的预期有关(图15)。Auto Loan ABS和消费贷款ABS以固定利率为主,这两种产品的期限一般在1到2年以内,中短期内受未来调息的影响较小,并且由于发起机构尽职能力较好,入池资产整体表现较为稳定,因此多采用固定利率形式发行。CLO的证券期限也较短,但是仍主要采用浮动利率,主要是受底层对公贷款资产的影响,目前入池的大部分对公贷款多为浮动利率。


(三)存续情况分析


1、存续期总规模分析


2015~2018年,信贷ABS持续增长,平均增速为46.05%,信贷资产ABS存量保持快速上升的趋势。截至2018年底,信贷ABS处于存续期内的项目数量为339个,余额为10,940.13亿元,较2017年底增长44.52%,存续余额与存续数量均为历史新高。


2、主要产品的存续总量与变动趋势分析


截至2018年底,RMBS、CLO、Auto Loan ABS与消费贷款ABS为目前市场上主要存续产品(图17)。其中RMBS超过了CLO成为2018年存续规模*大的产品,总数量106笔,占目前市场存续总单数的31.27%,存续规模为7,477.61亿元,占目前市场存续总规模的68.35%,较2017年增长103.85%;Auto Loan ABS存续规模1,111.22亿元,较2017年增长23.22%,存量增速较快。不良贷款ABS存续规模为220.80亿元,较2017年增加4.41%。CLO、消费贷款ABS和融资租赁ABS的存量均出现下滑,分别下降12.81%、34.91%和43.55%。


3、市场成交规模分析


2018年,信贷ABS市场成交规模在3月之后一直保持旺盛的态势(图20),截至2018年底,成交总量达到25.21亿份,总成交规模达到2,148.21 亿元,较去年底增加73.75%。从同比数据来看,2018年四个季度的交易量与成交规模都明显高于去年同期。


从交易类型看,交易量*大的为RMBS,交易总额为1,125.57亿元,占比52.40%,其次为消费贷款ABS、Auto Loan ABS和CLO,占比分别为17.63%、14.93%和12.75%。

三、产品创新和市场特点盘点


1、产品分化凸显,零售类产品发展迅速,对公贷款类产品发展放缓,不良贷款类与正常类产品齐头并进


截至2018年底,信贷ABS发行155单,发行规模达到9,318.39亿元,较去年底增长55.90%,创历年新高。同时,各类产品的发展出了分化。零售类ABS发展迅速,发行总规模达到8,160.50 亿元,较去年底增长了90.15%,零售类ABS包括RMBS、AutoLoan ABS、消费贷款ABS等。从发行规模看,较之去年底,RMBS增长242.17%,Auto Loan ABS增长11.08%,消费贷款ABS下滑26.02%。对公贷款产品发展放缓,较之去年底,CLO发行规模下降18.61%,租赁资产ABS 2018年仅发行1单,规模18.51亿元,而去年的发行单数为11单,发行规模为345.67亿元;此外,不良贷款ABS发行34单,项目量较去年增长78.95%,发行规模同比上升22.53%,与正常类贷款ABS同步保持增长。


2、系列性产品初创信贷ABS品牌,大额单次发行频出展现市场认可


信贷ABS市场发行了多单系列性产品,主要品牌为“建元系列”、“工元系列”、“国开系列”、“交行系列”、“兴业系列”、“中盈系列”、“和家系列”、“唯盈系列”以及“速利系列”等。除了国开系以外,零售类ABS是今年系列性产品的主力。截至2018年底,建元RMBS产品今年共发行22单,发行规模2420.59亿元,占信贷ABS发行总规模的25.98%,是本年信贷ABS市场发行规模*大的系列产品;工元RMBS产品共发行16单,发行规模2042.24亿元,占信贷ABS发行总规模的21.92%;交元信用卡产品共发行3单,发行规模469.50 亿元,占信贷ABS发行总规模的5.04%。大规模系列行产品的成功发行,说明系列性产品已经展现出了较强的品牌效应,形成了“高信用-低成本-高发行”的良好循环。此外,从单笔发行金额来看,截至目前共有32个产品发行规模超过100亿元,类型均为RMBS、消费贷款ABS和Auto Loan ABS,其中交元2018年第一期信用卡贷款ABS达到169.50亿元,创今年单次发行额度新高,其次为建元2018年第二十一期RMBS和和享2018年第二期消费贷款ABS,发行金额分别为167.95和152.45亿元。大额单次频出,说明发起机构发行积极性增高,且将证券化作为资产负债管理的重要工具,,也体现了市场对于系列性产品的高认可度。


3、市场运行平稳,未出现违约风险事件


2018年,信贷ABS市场平稳运行,未出现违约事件。和其他类型ABS相比,信贷ABS产品的安全性优势越发凸显。一是发行主体信用水平普遍较高,多数为国有银行、全国股份制银行等;二是资产质量较好,入池资产,尤其是零售类ABS,分散度高,受单个主体或者单笔资产信用违约的影响较小;三是破产隔离彻底,相较于交易所ABS而言,信贷ABS通过严谨的交易结构设计,更容易实现资产和发行主体信用的剥离,完成真实出售,达到破产隔离目的,降低投资风险;四是信息披露机制更加完善,信托发布的存续期受托报告,对存续期出现的逾期、违约、法律诉讼等均有详细记录,信贷ABS市场的信息披露机制更为严格,披露数据更加详实及时。


4、市场发展活跃,亮点频出


(1)区块链技术在信贷ABS中开展应用

区块链技术通过所有节点共同分布式记账的方式,保证了资产的真实性,通过共识机制同步各方记账细节和标准,同时能实现对流程的实时监控,保证执行的可靠性,创造出金融产品适用的真实、可靠、一致的环境。从信贷ABS领域的应用来看,信贷ABS需要记录资产和债权状态及信息,区块链技术的使用可以有效防止资产池及其他相关信息的篡改,可以贯穿发行前、发行中、投资后全环节,保证产品信息的真实性和及时性。2018年6月,交通银行正式上线业内**区块链资产证券化平台“聚财链”,迈出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资产证券化领域的重要一步。2018年9月,交通银行作为发起机构的交盈2018年第一期个人住房抵押贷款资产支持证券成功发行,项目规模93.14亿元,该期项目是市场首单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信贷ABS项目。预期未来将有更多的“信贷ABS+区块链”产品的推出,推动信贷ABS市场的发展。


(2)境外投资者更加踊跃参与信贷ABS市场

2017年,信贷ABS市场**通过北向通引入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类型为Auto Loan ABS[福元2017年第二期个人汽车贷款ABS]。2018年是北向通实行的第一个完整年,多个项目[建元2018第二、十一期RMBS,交元2018年第一期信用卡贷款ABS,和享2018年第一期消费贷款ABS等]引入了境外投资者,较之于2017年的1个项目,境外投资者在数量上有所增加。此外,2018年,境外投资者所参与的产品投资类型也更为丰富,从2017年仅投资Auto Loan ABS,转变为2018年在RMBS和消费贷款ABS等零售类ABS上均有投资,境外投资者在信贷ABS领域更加踊跃。


(3)RMBS的发展创新较为活跃

RMBS作为今年信贷ABS市场的主流产品,其发展创新也较为活跃。在券种上,“和家”系列**将RMBS产品优先档分为四档且出现BBB-级别,进一步丰富了RMBS的券种类型;在交易结构上,建元RMBS系列的优先档设计中**采用了目标余额的摊还方式;在流动性上,随着国内券商开始参与RMBS的质押式回购和做市,部分RMBS产品在2018年**拥有双边报价信息,并且券商将作为资金融出方,接受优先档作为质押券,与优先档持有人开展银行间质押式回购交易。


(4)一级市场发行成本下行,二级市场的流动性进一步增强

2018年,信贷ABS的一级市场发行利率呈现下行的趋势。较之去年,信贷ABS的发行成本明显降低,与同期同级别的中、短票据相比,利差逐步收窄,1年期以上信贷ABS收益与同期银行间中短期票据相比已较为接近,这说明信贷ABS对市场的吸引力上升,流动性溢价逐步消失。此外,信贷ABS的二级市场流动性进一步增强,成交总量达到25.21亿份,成交总规模达到2,148.21亿元,规模较去年底增长73.75%。从市场角度看,债券通引进境外投资者,券商开始参与做市,以及质押式回购交易的安排,都为进一步增强信贷ABS二级市场流动性形成助力。


四、市场展望


(一)信贷ABS市场化发展将会进一步提速,零售类ABS发展潜力较大


从政策来看,2018年,国家密集出台多项政策鼓励信贷ABS的发展。只有标准化资产证券化产品可以实现洁净出表并减少资本计提、资管新规对资产证券化产品的豁免、允许符合条件的产品不使用穿透方法、投资资产证券化产品不占用银行流动性等规定的出台,对于信贷ABS都是极大的利好。近两年信贷ABS规模得到了快速提升,这也从侧面印证了监管部门对信贷ABS的支持态度。未来从监管的延续性上看,监管层对信贷ABS将继续秉承积极态度,政策支持力度不会减弱。


从产品本身来看,在发起端,资产证券化已经越来越成为银行进行盘活存量和资产负债管理的重要工具,从投资端来看,作为标准化固定收益产品的代表,信贷ABS由于整体信用风险较低、结构化层级以及期限满足不同投资偏好,渐渐显示出其相对于信用债以及其它证券化产品较高的投资性价比,具有较大的发展潜力。理财新规规定,商业银行不得直接或间接投资于本行发行的次级档信贷资产支持证券,打破了既有的商业银行自持次级证券的局面,将促进和推动商业银行市场化销售次级信贷资产支持证券,形成了信贷ABS市场化发展的压力和动力。


零售类ABS基础资产分散度高,符合多项监管政策的利好条件,具有较大的发展潜力。RMBS作为今年市场的主流产品,尽管由于房地产市场景气度下降的影响,个人住房抵押贷款的增速有所下降,但该类资产基数仍处于较高水平,为RMBS的发行提供了资产支持。此外,单个RMBS发行体量大,可以帮助商业银行大量腾挪信贷空间,商业银行具备发行RMBS的动力。根据公开市场信息,工商银行、建设银行等于2018年注册的RMBS发行金额均有进一步的增加,预期未来RMBS仍然是银行间信贷ABS市场的主流产品。同时,汽车金融和消费金融对ABS融资途径的依赖度上升,AutoLoan ABS和个人消费贷款ABS具有进一步的增长空间。


(二)政策助力微小企业ABS和CLO


2018年,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意见》,鼓励使用创新金融工具帮助微小企业进行投融资活动,同时,交易商协会组织市场成员修订完成《微小企业贷款资产支持证券信息披露指引(2018版)》,大力支持银行业金融机构发行微小企业贷款资产支持证券。资产支持证券评级关注基础资产质量及交易结构安排,而非发行人的主体信用,更加有利于微小企业低成本融资,可以进一步降低微小企业成本,增强对微小企业等实体经济的金融服务。在多重政策的激励下,微小企业信贷资产支持证券有望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实现增长。


2018年下半年,央行宣布引导设立民企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借着纾困民企融资难融资贵的政策东风,信用缓释工具与信贷ABS的结合,将有利于信贷ABS的风险缓释并提高其流动性,尤其是对资产特别集中、基础资产笔数很少的CLO产品,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可以起到很好的风险缓释和融资效果。同时,国家鼓励商业银行为民营企业纾困,为了向民营企业发放贷款,利用CLO释放信贷额度,是可行性较高的途径之一,在政策大力推进的背景下,预期CLO产品将实现一定增长。


(三)流动性需求和会计要求促进二级市场基础设施建设提速


相较于国外成熟的资产证券化市场而言,我国资产证券化产品流动性较差,一二级市场联动机制尚未建立。随着信贷ABS市场的不断发展,我国对信贷ABS二级市场基础设施建设的速度将有所提升。


从二级市场流动性需求来看,资管新规要求净值管理,新金融工具准则要求对于按照公允价值计量的信贷ABS,需要分阶段实时反映其公允价值,理财新规要求次级资产支持证券不能自持,必须进入市场流通,都需要信贷ABS存在流动性较高的二级市场,提供估值判断的合理依据。此外,银行间市场的主力产品RMBS普遍期限较长,未来现金流的不确定性更高,估值难度更大,随着RMBS的进一步扩容,准确的估值和活跃的二级市场交易都是RMBS继续发展的必要条件。


从二级市场基础设施建设提速的可能性来看,目前,我国的信贷ABS会计估值技术、估值工具、收益率曲线和价格发现机制都有了一定发展,并且在进行着不断的探索。随着监管进一步提高信贷ABS信息披露的要求,发行人、监管机构和估值机构的信息互通得到加强,有助于判断估值的合理性和准确性,完善收益率曲线和价格发现机制,逐步形成二级市场统一的估值、收益率和价值判断标准,对于信贷ABS二级市场的基础设施建设提速将有较大的推动。与此同时,2018年,交易所市场推出质押式回购,信贷ABS市场也对于质押式回购有迫切需求。估值准确性的提高,将作用于信贷ABS质押式回购的发展,促进二级市场的流动性,多方面因素加快信贷ABS市场由发行驱动阶段向投资驱动阶段转型。


(四)市场迎来统一监管,存续期信用风险管理将受到更多关注


统一监管成为资产证券化市场的发展趋势。目前,对于债券市场的统一监管已经开启。9月,人民银行和证监会发布14号公告,要求推动银行间债券市场和交易所债券市场评级业务资质的逐步统一,加强对信用评级机构的监督管理和信用评级行业监管信息共享。12月,人民银行、证监会、发改委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债券市场执法工作有关问题的意见》,明确证监会依法对银行间债券市场、交易所债券市场违法行为开展统一的执法工作,以强化债市监管执法,加强协同配合,建立统一的债券市场执法机制。ABS作为债券市场的重要一员,产品同质性较高,结构设计复杂,创新设计层出不穷,为了合理的管控风险,预期将会迎来统一监管。ABS的统一监管有助于打破银行间和交易所之间的监管壁垒,实现监管的盲区互补,进一步规范ABS市场。


存续期信用风险管理受到重视。信贷ABS每年的存续量不断增长,投资人对产品存续期内的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特别是对于存续期较长和资产质量稳定性较差的产品,诸如RMBS和不良资产支持证券,都需要持续监测其存续期内的资产表现和信用风险。此外,不同类型、不同结构和不同发起机构的信贷ABS,对于存续期管理的需求都有所差别,例如底层资产基数较大的RMBS需要关注其资产池的违约率和早偿率,底层资产基数较小的CLO需要关注单个主体的信用风险;有循环购买设计的产品在存续期内需要重点关注其循环购买的有效性;同为消费贷的产品,如果发行主体为银行系,存续期的关注点主要在资产本身的变化,发行主体为消费金融公司,则发起机构的主体信用水平和国家的消费金融政策也是重要的关注点。随着信贷ABS项目存续量的不断增长,信贷ABS存续期管理重要性日益凸显。投资者对于跟踪评级会更加关注,对存续期信息披露的质量要求会进一步提高,对贷款服务机构和信托机构的尽职能力和尽职意识考察会更加重视。目前,信贷ABS市场已建立起了一定的存续期监测机制,信托发布的存续期受托报告,对存续期出现的逾期、违约、法律诉讼等均有详细记录,多家金融机构也会对信贷ABS存续期内的表现进行数据分析。此外,交易商协会正在持续推进交易文件的标准化建设以及信息披露指引的修订和完善,减少发起端法律风险隐患,提升信息披露质量,为降低存续期风险、优化管理工具提供助力。


来源:中债资信


您是第 111895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