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上海仟浦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禁止地方政府变相鼓励逃废银行债务等行为

禁止地方政府变相鼓励逃废银行债务等行为

作为去杠杆的一大利器,近期,市场化债转股迎来了重要的发展机遇。



日前,国家发展改革委、人民银行、财政部、银保监会、国资委5部门联合印发了《2018年降低企业杠杆率工作要点》(以下简称《要点》),就深入推进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布置了七大举措,包括实施机构队伍壮大、融资渠道拓宽、退出渠道完善、股东权利保护等。


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年底,5家大型银行债转股项目签约金额共计约1.6万亿元,落地金额只有约2300亿元。


究其原因,既有资金上的制约,也有因信息不对称造成的博弈难题。


首先,在资金来源方面,债转股业务的低收益与长期资金高回报要求之间存在冲突。由于市场化债转股业务期限一般较长,市场上与此期限匹配的长期资金一般对回报率要求较高,特别是随着资管新规的实施,市场上长期低成本资金的筹集更加困难。


其次,在资本损耗方面,根据《商业银行并表管理与监管指引》,银行需对旗下债转股实施子公司进行并表管理。并表管理后,银行现有资本能够承载的债转股规模将极为有限。在资产回表、资本金稀缺的背景下,资本占用成为银行参与债转股项目的一大障碍。


再次,在企业估值定价方面,参与债转股的企业几乎全部是央企和国企,不仅涉及与地方政府的博弈,还涉及如何避免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这两个问题要想解决好都不简单,加之操作流程繁琐、周期较长,从而影响了银行的参与热情和推动进度。


对于银行参与债转股资本计提压力大的问题,不久前银保监会发布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管理办法(试行)》,相比原银监会去年8月份发布的征求意见稿《商业银行新设债转股实施机构管理办法(试行)》做了两点改动,其一是取消了必须由一家商业银行控股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要求,其二是允许金融资产投资公司资本管理参照四大资产管理公司(AMC)。


在资金问题逐步获得解决之后,在具体操作层面,还应从以下几个方面尝试突破困局。


一是采取多种方式降低债转股交易成本,如加大税收优惠力度、发挥产业基金激励引导作用等;

二是研究建立债转股的定价机制和风险承担机制,即允许有问题的企业分期将损失计入成本,对企业的利润、税收的减少有容忍度;

三是尽快研究出台市场化债转股企业股东的行为准则、公司治理指引,从制度上保障所有股东权益得到公平对待;

四是加强债转股交易的信息披露质量和信用记录管理,引入第三方信用评级机构开展信用风险评估,提高参与机构对债转股项目风险的识别能力。


需要强调的是,市场化债转股的落地实施*终仍需由市场来完成。要坚决禁止地方政府干预甚至变相鼓励逃废银行债务等行为,以避免重蹈上一轮政策性债转股的覆辙。


对于金融机构来说,通过债转股降低负债率只是帮助企业脱困的第一步,从长远来看,还要着眼于改善企业的公司治理和经营情况,积极有效地参与到企业的治理结构优化、经营效率提升等方面,帮助企业获得市场竞争力,*终回到盈利的轨道上,实现债权人和债务人的双赢,促进实体经济重新焕发活力。



您是第 120151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