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上海仟浦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美国债务危机对我们的影响

美国债务危机对我们的影响

 近日,美国陆续公布二季度GDP、7月非农就业和IMS制造业PMI数据,尽管指标显示美国经济增长势头依旧强劲,但是从国债收益率曲线来看,市场并不认为这种强劲势头能够持续,而部分指标也凸显出美国经济强势的势头可能进入尾声,美联储加息节奏有了新的变化,同时也让人关注美国债务的发展。


主权债务指一国以该国主权为担保,以债券等方式向国内外个人或机构所街的款项。当该国政府因偿还能力下降而不能按照规定时间偿还所借债务时,即发生主权债务危机。从国民经济恒等式可以看出,财政赤字和主权债务危机有着密切的联系。一国政府因为长期的财政赤字不得不对外借债以弥补收支缺口,而贸易逆差与私人储蓄缺口是导致财政赤字的两个主要原因。首先,全球性经济金融危机以及主要贸易伙伴国的经济恶化会对一国的贸易造成负面影响,另外,私人部门的低储蓄和高储蓄都会引起政府部门扩张财政的欲望。


美国债务现状


2005年时,美国公开债占GDP比重约为60%,其中,州政府债约占GDP6%,地方政府债约占GDP10%,到了2015年,政府债几乎翻倍,占GDP103%,其中州政府债基本保持在GDP的6%,地方债略增加到GDP的10.6%。而近两年债务占GDP比重依旧在持续增加,美国债务占GDP比重早已远远超过国际警戒线60%,且未来占比还将持续增加。




图片来自www.usgovernmentdebt.us


根据usgovernmentdebt提供数据显示,2018年年底美国政府债务将达到21.48万亿美元,其中美联储持有5.69万亿,金融机构如摩根士丹利等持有2.47万亿,其余13.32万亿为公开持债。


在2018年预算中,养老、医疗、教育三项福利支出成为政府债务主要支出项。

 图片来自www.usgovernmentdebt.us



美国政府债务存在的问题


历史上,美国政府债务一直在增加。在20世纪初期,债务债GDP比重很小,联邦政府和州、地方政府之间平等分配债务,所有债务不超过GDP比重的20%,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债务占GDP比重上升至45%,1920-1930年之间,政府债降低至低谷,约占GDP35%。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时期,所有债务增加到GDP比重的70%,二战期间债务爆发,1946年联邦政府债一度达到GDP的122%,另外还有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约占GDP7%的债务。里根时期,为了取得冷战胜利,联邦政府债务上升至GDP的50%,所有政府债务约占GDP的70%。布什在任期间,反恐和金融危机也促使政府债务大幅上升。


图片来自www.usgovernmentdebt.us


随着金融危机期间,地方政府财政和债务情况的恶化,地方政府债券违约的概率提高了,贴别是那些特定收入为基础的债务风险提高了。金融危机后出现的市政债券违约案包括阿拉巴马州杰弗逊县、宾夕法尼亚州哈里斯堡市和加利福尼亚州斯托克顿市等,受到广泛关注。


历史上违约多发生在医疗保险和住房项目上,但近年来一般责任债券的违约也增加了,这是因为,退休金成本的增加使市政债券更多的涉足金融市场,以及人口结构发生变动,美国州和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由于金融危机而凸显,成为引人关注的问题。


美国政府债务对中国的影响


主权债务危机的传导主要有三个途径:贸易路径、金融路径和预期路径。


贸易路径主要通过“价格效应”和“收入效应”完成。价格效应指主权债务危机的国家因货币贬值导致物价相对其他贸易国下降,使得贸易国出口恶化。收入效应指主权债务危机发生或居民收入下降导致贸易伙伴国出口恶化。


尽管近期贸易战不断升级,但美国依旧是中国的重要贸易伙伴,但根据海关**统计,今年前7个月,中美贸易总值2.29万亿元,增长5.2%,占我国外贸总值的13.7%,其中中国对美国出口1.66万亿元,增长5.6%。


如果美国GDP增速下降,会导致居民收入放缓,直接影响中国的出口贸易,另外债务危机也会是出口企业的收汇风险提高,拖欠、违约等情况也会使外贸企业成本上升,利润下降。


金融路径主要通过银行体系和资本市场完成。


美国政府债务危机可能危机美国政府信用,造成全球经济衰退和长期停滞。一旦政府债务危机发生,美国融资利率必然上涨,全球货币流动性将受阻,导致经济衰退,中国出口也将受影响。


另外,中国是美国政府债券主要持有者之一,如果债券违约必然导致资产受损。债券危机发生也可能会促使美元货币贬值以减少美国负担,但同时也将导致中国资产的损失。


总结


美国在20世纪逐步演变为一个福利国家,作为这一变化的结果是美国产生了较大规模的政府。而福利国家造成的民众对福利的不可变动要求使预算支出缺乏弹性。另一方面,美国政府税收受制于民主党和共和党的不同理念、经济增长、人口结构变动等等影响,税收水平无法满足福利支出。而这些都牵涉到财税体制改革。


长期来看,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制度设计和建设也同样涉及中央-地方财税体制建设,与美国类似,中国也面临建立一个什么样的福利制度,以及什么样的福利制度于中国的经济水平相适应的问题,同时什么样的税收能支持这种福利制度。所以,近期提出的个税改革、房产税等调整和地方债放在一起看,或许能得到更好的理解。


您是第 119075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