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上海仟浦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中国家庭进入“高负债”状态!

中国家庭进入“高负债”状态!

爱存钱、怕欠债、谨慎消费,这是老一辈中国人的理财观念。

这几年,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国人比从前更愿意消费了,但现实是,很多“有钱人”不敢消费。

不知不觉,中国人财务状态,已经从“怕欠债”转变到了“高负债”。

是什么原因让年轻人“节衣缩食”?

2017年11月,中国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发布的《三季度中国去杠杆进程报告》指出,居民部门杠杆率依然延续上升趋势,从2017年二季度的47.4%上升到三季度的48.6%。

居民杠杆率,是指居民部门债务占GDP的比重。1996年中国居民杠杆率只有3%,2008年也仅为18%,但是自2008年以来居民杠杆率开始呈现迅速增长态势,短短六年间翻了一倍,达到36.4%。到了2017年三季度居民杠杆率已经高达48.6%。

与老一辈相比,年轻的中国消费者特别不怕贷款:除了贷款买房买车之外,贷款买手机,贷款旅游,信用卡消费,甚至有时网购几百元的商品,也愿意用支付宝花呗、或者京东白条。

因为每次消费金额不大,所以也没有在意,结果当要还钱时,才发现自己贷款买了这么多东西。

房贷成为中国家庭债务的大头

国家统计局数据发现,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一直没有放缓,但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下降严重。

另外,人民日报海外版刊文称:中国家庭债务率已接近美国水平要高度警惕。

一起来先看看这两位白领怎么说。

家住北京市昌平区天通苑的许先生:

“快要发年终奖了,还真有些激动呢。可一想到还有不少贷款要还,又乐不起来了。”

“年终奖能拿到相当于平时三四个月的工资,是笔大钱。但需要还的账也不少,去年出国游用了贷款,今年想换新手机也要走点贷款,当然占大头的是房贷。所谓快乐并不快乐着吧。”

在广州市花都区定居的柯女士和丈夫:

“2010年,我们在花都区买了一套110平方米的房子,加上20万元装修费,总价不到90万元。当时申请了15年期限的银行贷款,现在每月还款3000元左右。”

其实,现在购房贷款已经成为普遍现象,房贷导致家庭负债持续攀升。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陈彦斌指出,上一轮房价上涨,一方面源于部分家庭加杠杆购房的投机性行为,另一方面源于一些年轻家庭在“再不买就买不起”担忧下提前集中入市。

大量投机性行为,加上年轻家庭因为提前购房不得不增加借贷规模的做法,导致中国家庭部门债务规模迅猛扩张。

研究表明,中国家庭在金融机构的负债以消费性贷款为主,约占居民负债的2/3,大约是经营性贷款的2倍。

其中,在消费性贷款中,以住房贷款为主的中长期贷款占八成左右,但从增量看,短期消费贷款增长速度较快,高于中长期贷款。

如果把时间拉长,1996年,中国居民杠杆率只有3%,2008年也仅为18%,但自2008年开始呈现迅速增长态势,短短六年间翻了一倍。

其实,中国家庭债务率只是统计了家庭部门从金融机构获取的信贷总额,而中国家庭还有不少包括向亲戚朋友借钱在内的民间借贷,存在大规模隐性债务。

家庭债务率较大幅度增长主要在2008年以后与另一个现象高度契合,即房地产火爆。

以下是工薪家庭信贷需求结构图。

从图中可以看出,工薪家庭平均信贷需求中,房产信贷需求额占比达到了84.9%。

再看这几年金融机构个人房贷余额,从2013年开始,主要金融机构个人房贷余额逐年递增,截至2017年9月,已经达到21.1万亿元。

另外,从居民新增贷款的周期分布来看,中长期贷款比重增加。

数据显示,来自居民部门的新增贷款中,中长期贷款自2012年第三季度起一直高于短期贷款,且从2015年第三季度开始,二者差距有明显加大趋势,中长期贷款占比一度达到94.9%。

近期居民部门中长期贷款的比重虽然有所回落,但也保持在70%以上。

这些来自居民部门的负债,往往不是几个月就能还清的(多数为房贷,房贷时间较长),大多都要长达数年甚至数十年。

考虑到有不少中国居民买房还会进行民间借贷,互联网金融融资,或者向亲戚朋友借贷,包括首付贷等,因此,只考虑银行贷款可能会低估中国家庭的房贷压力,低估中国家庭债务风险。

其实金融监管体系内借贷与笼子外融资加起来的话,中国家庭负债率也许会更高。

中国家庭负债率虽有增长,但与欧美超前消费观念导致的家庭负债率相比较确实还不算太高。但*担心的是家庭负债率结构性风险。

因为中国家庭高负债率主要是住房负债形成的。而目前中国住房整个负债率风险非常之高,或可能成为金融风险的相互导火索。

房价下跌可能引爆家庭债务大幅度违约的金融风险,而家庭债务链条断裂也可能引爆整个房地产风险。 

中国家庭债务问题或被低估

当然,中国居民部门负债率仍称不上高,远低于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70%以上的水平,距离85%的债务阈值更是相去甚远。

这样看来,居民加杠杆似乎还有较大上升空间。然而,从债务收入比来看,事实恐怕不甚乐观。

相较于居民杠杆率这样的宏观指标,债务收入比更能衡量一个家庭的负担程度和家庭债务风险。数据显示,中国居民部门债务占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从2006年时的18.5%暴涨至2017年8月的77.1%。

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研究员张明认为,与美国、日本等国家家庭部门杠杆率相比较,中国家庭债务总量数据并不高,但中国家庭杠杆率存在严重的分布失衡。

比如,中国家庭杠杆率高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城市,而且一二线城市家庭的杠杆率要比三四线城市家庭的杠杆率高出许多,城市家庭杠杆率偏高主要体现在中青年家庭。一些中青年在城市买房除了向银行贷款之外,通常还会向父母、亲戚、朋友借钱。

现在城市中,尤其一二线城市中被迫以各种形式举债购房的中产阶级青年人,很可能是中国家庭中杠杆率**的群体,未来这部分人发生家庭债务风险的可能性较大。

以家庭贷款与家庭存款衡量家庭部门杠杆率为例,截至今年9月,中国已有福建、广东、浙江、上海、江苏、重庆、贵州、宁夏、江西、安徽、广西、西藏、北京、云南、新疆、甘肃等16个省市的杠杆率均超过50%,几乎接近全国省份的一半。

从微观角度来看,过高的债务让无数年轻人有钱不敢花,即便他们收入再高,在巨额债务面前也是枉然。

根据国内的一份研究报告,尽管家庭债务通过提升家庭消费而提升了幸福感,但由于同时带来了巨大的财务压力,影响了个人情绪和身体健康,又降低了幸福感。

我们可以粗略计算出,当家庭债务同样变化增加一倍时,情绪所带来的影响力**,健康次之,支出压力*小。

总之,消费给幸福感带来的正面作用要小于因为支出压力、情绪和健康所带来的负面效果,所以*终来讲家庭负债对幸福感呈现出负面效应。

负债消费、负债投资,长期来看终究是一个得不偿失的选择。

高额负债的结果,必然是长期偿还,本质上这就是利用人贪图一时之快的感觉,而利用金融手段把人变作欲望的奴隶、**的奴隶,这里边存在着一个关于欲望与欺骗的陷阱,每个人陷入其中浑然不觉。 

你和破产之间,只隔着一个肥皂泡的距离。

十年前,如果说起家庭负债,人们往往用“美国老太太贷款买房提前享受、中国老太太存了一辈子钱也买不起房”的段子来进行金融“启蒙”。

几年前的热播电视剧《蜗居》中,郭海萍的人生可谓是这一群体的真实写照:

每天一睁开眼,就有一串数字蹦出脑海:房贷六千,吃穿用度两千五,冉冉上幼儿园一千五,人情往来六百,交通费五百八,物业管理费三四百,手机电话费两百五,还有煤气水电费两百。

也就是说,从我苏醒的第一个呼吸起,我每天要至少进账四百,至少……这就是我活在这个城市的成本。这些数字逼得我一天都不敢懈怠,根本来不及细想未来十年。

正视负债是改善未来的关键一步

需要注意的是,无论是选择哪个指标,都暗示着同样的事实,即中国家庭的负债程度已经达到一个相当高的水平。

这不利于改善民生以及国民经济的长期发展。究其原因:

一方面,过高的债务让无数家庭有钱不敢花,即便他们收入再高,在巨额债务面前也是枉然,仅一个房贷就足以让他们节衣缩食,更不用提孩子未来的教育费用及各项生活开支。

另一方面,近年来中国居民杠杆率快速上升,且集中在房地产领域,难免会引发人们对次贷危机与房地产泡沫的担忧,特别是自2016年年底以来,由于规模和占比控制,按揭贷款受限,居民被迫借道高成本、短期化、风险大的消费贷款,甚至互联网金融、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过桥贷款”等等,过度加杠杆进入楼市,从而让本处于安全区的居民杠杆率,开始显现出结构性风险。

因此,我们必须正视居民部门负债过高这一问题,在合理配置自身资产确保增值的同时,不忘提升自身的知识储备、业务水平与各方面能力,从而获得更多的报酬。

正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只有口袋里的钱多了,人们才能过上好日子。

另外,正视自己的负债情况,按照前文介绍的各种方法来好好计算一下,自己是否已经身处被债务拖累的困境中。

或许,这是你改善未来生活质量的关键一步。


仟浦财富核心团队成员在金融圈深耕多年,参与操作了近500家地方政府的近千个项目,足够的行业样本和丰富的经验,以及专业的操作技能和服务理念,可以为全国不同发展阶段客户提供切实可行的系统解决方案。


您是第 120040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