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上海仟浦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再见,同业!

再见,同业!

                       而我们一代同业人,7*24小时为他人搬砖。还没有等来一场很湿的雪,和一个很长的坡,就芳华已逝了。经济新常态,金融降杠杆,后来的我们,或许连报价都找不到规模和理由,连见面都找不到业务和借口。

杠杆兴,杠杆落,同业聚又散,监管罚单惊。

非标江湖风云落,资管佳人两鬓斑。

此景此境难为情。

很多年后,大家或许会记得钱荒,票据大案,萝卜章,破刚兑降杠杆,却再也不会想起在金融市场,轰轰烈烈奋斗过的李四张三。

按照中信建投周金涛的《人生的康波理论》,人的一生基本只能经历一次或最多两次康波的繁荣机会,把握住康波,才能实现财富自由。而康波的轮回大致是10年。1999年,2009年,2019年都是我们可以把握的人生机会。

巧合的是,2009年,是李四加入银行开始做同业的年份。

如今复盘,2009年,被经济学家定义为:中国杠杆周期元年。2009年以后,发放的信贷是过去30年的2倍多,为了应对当时全球金融危机,4万亿投资砸下去,信贷扩张确实打开了信用货币膨胀之门。

只是说同业是杠杆的元凶,这个锅,我们是不背的。同业市场的兴起,是流动性泛滥的结果,而不是流动性泛滥的原因。是宽松的货币政策,和宽松的监管红利,给了我们一把杠杆,撑起想要发展的城投,和要去库存的地产。

同业小伙伴,只是流动性的搬运工,而不是***。

在这一波杠杆周期里,眼看着同业业务从少数银行浅尝则止的同业鸦片,变成各家银行发展必备的创利神器。同业利差从1%到万分之一,从小众高端上档次,到贴身肉搏价格战,只用了不到10年。

当各家银行加大激励绩效,鼓励业务发展的时候,财富的雪球开始翻滚。当市场机会汹涌而至的时候,你不拼命抓住,就会错过人生的康波。很多时候,只是倦怠一步,就会错过一波行情。而只是激进一步,就会踩了钢贸、过剩、债券违约的地雷。

有人眼红,有人搏命。我们被考核推着向前,东奔西走,长了啤酒肚,白了少年头。

最开始爆发的是做票据的小伙伴,很快奥拓换奥迪,陆风变路虎;后来是做信托的小伙伴,高企的融资成本,高额的奖励,买车买房,人生赢家;前两年,轮到做债券的小伙伴,投行固收,委外承包,50个月奖金,金玉满堂。

而如今,大资管时代终结,非标业务成为祸乱一方,脱实向虚的九阴白骨爪,监管发出江湖禁令,即将退出历史舞台。纸票消亡电票出世,做票据的小伙伴是转型最早的一批人;信托业,城投+地产+通道,三大利润来源,路路受限;券商,重新回归资本市场和发债老本行。

而我们一代同业人,7*24小时为他人搬砖。还没有等来一场很湿的雪,和一个很长的坡,就芳华已逝了。经济新常态,金融降杠杆,后来的我们,或许连报价都找不到规模和理由,连见面都找不到业务和借口。

至此同业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寒风吹彻,熊市降临。监管姓监,汹涌而至,出文件开罚单。市场萧条,业务减少,异地机构撤销,同业裁员才刚刚开始。

作家刘亮程曾在《寒风吹彻》中写道,“落在一个人一生中的雪,我们不能全部看见。”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寒冬,而这一次,我们却无法抱团取暖。

银行回归本源,服务实体,必须打通零售和对公的任督二脉。银行来到“三板斧”新时代:拉存款,放贷款,做标准化产品。回归存款立行,大者愈大,强者恒强。红海的厮杀,将最为惨烈。

而我们同业人,曾经生而幸运,命硬无需弯腰。没有做过零售,扫楼办卡;没有做过对公,一瓶酒磨一笔款。同业市场,价格优先,时间优先,甲乙轮换,都是亲切友好的小伙伴。没有被客户刁难,没有跪来求日均存款,甚至没有哭过鼻子,红过脸。

如今,这一课,怕是得补上了。既然已经动了同业的奶酪,那么谁先接受现实,谁先动手转型,谁为强。曾经的同业圈,有人暴富,有人消亡,有人退出,有人转行。而剩下的同业人,如果还想在银行混,拉存款,放贷款,做标准化产品,必须得在这三项基本功上,钻研努力,找出自己的核心优势,才能在熊市的红海中,活下来。

李四开始研究红海生存策略。在竞争白热化的领域,死得比别人慢一点,或许就是一种成功。

据不可靠鸡汤样本显示,超过80% 的亿万富翁并不是从蓝海中致富的,而是从非常成熟的红海行业中,通过了解而创新,通过细节的精益求精,耐得住寂寞,看得到机会,坚持到**,而成为了人生赢家。

时至今日,我们只能相信功不唐捐。我们做过的业务,见过的人,审过的项目,都是我们身上不可磨灭的印记,它会带领我们走向下一段征途。我们还得积累,还得等待,等下一场康波来临。

杠杆能起,就能破碎。

市场从来不缺新鲜的血液,新鲜的业务,

缺的是恒久忍耐,

缺的是坚持向前。

镜头拉远,是我们曾经,拼命付出的画面,

原谅我不想让你们看到,同业消亡的样子,

那么就让我们停留在,

最美的时光。

再见,同业!

我爱你不后悔,也尊重这故事结尾。

(全文完)

延伸阅读

盛极而衰的同业理财: 银行贴钱补收益缺口

文/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植 上海报道

“日子变得越来越难过。”一家中西部地区城商行负责同业理财的资管部门业务主管朱明(化名)向记者感慨说。

年初,他所在的银行总部对同业理财、同业存单业务提出新的操作要求:一是将今年业务规模在去年下降20%的基础上,再压缩1/3;二是加强同业理财的穿透式管理,务必了解同业理财资金的具体投向,一旦发现其中存在违规行为与兑付风险,迅速采取相应风控措施;三是涉及期限错配、抽屉协议、暗中担保等违规行为的同业理财业务到期不再续投。

他直言,这些规定的严格力度大大超过了他原先的预期。究其原因,过去3年依靠同业理财、同业存单业务的迅猛发展,他所在的银行理财产品收益预期略高于当地其他银行,从而吸引大量个人投资者购买,带动零售存款持续增加。如今随着同业理财、同业存单业务持续被压缩,相应的理财产品收益预期与发行规模双双下降,银行如何维系零售业务俨然面临严峻的挑战。

“当前总行高层也为此忧心重重,一方面打算提升零售业务服务品质留住个人存款,另一方面对个人理财业务进行细分。”他告诉记者,“但在同业理财业务受限的压力下,银行必须提高自营理财业务的优质资产获取与风控能力。”

“问题是整个资管团队现在只有不到30人,如何在全国范围内自主获取各类优质资产,加之激励机制尚未跟上难以吸引更多专业人才,银行的新理财征途恐怕道阻且长。”他直言。

同业理财“盛极而衰”

朱明告诉记者,为了发展零售业务,2014年他所在的银行将资管业务部升级为总行事业部制利润中心,由他负责同业理财、同业存单、委外投资等各项资管业务。

随之而来的,是银行同业理财业务进入了一个井喷期。截至2016年底,他所在城商行资产管理规模突破600亿元,其中同业理财占比约在50%。

这也给银行理财产品带来额外的高收益预期——由于当时同业理财主要配置在企业信贷或地方政府平台融资等非标资产,理财产品预期收益较当地国有大型银行分行高出30-40个基点,从而吸引大量个人理财资金。

为此总行高层还专门表扬了同业理财部门,给资管部门每个员工发放了高额奖金,鼓励他们再接再厉推动零售业务更快速发展。令他没想到的是,从那时起,同业理财的好日子也走到尽头。

2016年央行为了管控广义信贷增速,推出了MPA,将银行同业理财纳入广义信贷统计口径。当时朱明担心广义信贷超标,一度收紧了同业理财业务规模。但他很快发现这更像是“虚惊一场”:到2016年底,银行同业理财业务规模从年初的3万亿元扩张到5.99万亿元。

“起初我们也不清楚其中原因,但通过实践发现,一方面当时市场资金比较宽裕,吸引中小银行不断发行理财产品扩大零售业务规模。另一方面资产荒状况又让中小银行找不到合适的资产对接理财资金,只好重新投向同业理财领域。”

他直言,与此同时,由于当时同业存单尚未纳入同业负债监管约束,不少中小银行借此机会一面扩大同业存单规模,一面加大面向个人的理财产品发行力度,由此扩大负债端规模推动零售业务发展,同时还能赚取不错的利差收益。

“我对此反而更加担心,更严格的监管风暴即将降临。”他直言。

去年起,他骤然发现自己的主要工作围绕三个字开展,分别是合规、自查与风控。尤其在去年4月银监会发布《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开展银行业“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即46号文)后,朱明所在的银行在一段时间内暂停了同业理财新增业务,对存量同业理财业务开展全面自查,对存在上述套利行为的同业理财业务进行清理。

朱明坦言,以往同业理财业务里,的确存在不少期限错配、机构买入返售、抽屉协议暗中担保等违规行为。为此他要求资管部门采取两个风控措施,一是针对存在违规行为的同业理财业务制定相应的清理时间表,二是对部分短期业务到期不再续投。

为了维系银行理财产品规模扩张与高收益预期,朱明曾一度寄希望同业存单弥补同业理财受限所衍生的“缺口”,然而今年初银监会发布的同业存单发行规模计算新规,彻底打乱了他的算盘。

“今年不少银行同业存单发行规模同比下降1/3,如今我们不少理财产品资金已经对接不到高收益的优质资产,到**银行只有自己贴钱补收益缺口。”他坦言。

转型道阻且长

随着同业理财与同业存单业务双双受限,近期朱明也在思考如何借助自身力量维持银行零售业务发展。

“年初总行高层提出了两个意见,一是提升零售业务服务品质留住个人存款,二是细分客户群体,拓展居民理财、高净值客群私人银行业务。”他告诉记者。

为此银行高层一再嘱咐他,这些变革措施能否成功,很大程度取决于资管部门能否自主获取优质资产并形成完善的风控措施,推动银行理财产品向净值化、非刚性兑付、资产配置化转型。

过去两周,他多次发动资管部门员工积极接洽当地大型企业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寻找优质资产,进而创设高收益预期理财产品带动零售业务发展。

“目前看起来成效并不明显。”他直言。

一方面他所在的银行地处中西部,当地大型企业多以煤炭或金属开采为主,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对企业经营状况好坏的冲击较大,稍有不慎就会带来坏账问题。另一方面,银行内部激励机制也不够完善——由于一笔坏账就可能“夺走”资管部门员工一年绩效资金,因此不少员工抱着“不犯错”的心态,不愿深入挖掘企业或地方融资平台融资需求。

目前,他所在的银行只能通过设在上海的金融市场部寻找一些信用评级在2A以上,收益较高的债券进行投资,但这不足以缓解理财产品收益预期下滑的窘境。

“何况,即便我们打算提供债券交易寻求价差获利提升收益空间,也缺乏足够的债券交易人才。”他告诉记者。目前他只能透支资管部门所有员工的工作精力,每个员工不但要承担宏观经济走势的分析,还要参与债券交易获取价差收益。

“如今银行理财产品规模增速与高收益预期正悄然出现拐点,年初零售存款增长也没有呈现开门红,我担心今年零售业务发展压力过大,会拖累城商行业务转型进程。”朱明指出。


仟浦财富核心团队成员在金融圈深耕多年,参与操作了近500家地方政府的近千个项目,足够的行业样本和丰富的经验,以及专业的操作技能和服务理念,可以为全国不同发展阶段客户提供切实可行的系统解决方案。


您是第 120152 位访客!